人民币或阶段性反弹

作者:招商宏观 谢亚轩

   外汇市场可能过早透支了美元上涨的动力,美元指数未来面临下调的压力。资本管制更愈发严格,人民币汇率是否还像大家预期的那样悲观是值得重新考量的,人民币在2017年仍然可能出现阶段性反弹。
  
   在经济增长长期停滞的时代,中国财政政策的效果已有所体现,发达国家的财政政策已经箭在弦上。“特朗普预期”能全面兑现吗?美国能够“再次伟大吗”?全球经济会迎来长期趋势的拐点吗?大家似乎寄予厚望。然而,积极财政虽然会直接刺激实际需求,对短期经济有效,但却无法扭转长期停滞趋势。
   对中国而言,周期波动乏力的状况仍会不可避免地延续,在我们看来,2017年国内经济仍处于长周期的底部,经济仍然有一定的下行压力。不过,去产能带来的供需关系改善、工业部门走出通缩、企业盈利持续改善、房地产市场去库存有显著进展都是不可忽视的亮色,制造业投资可能会在盈利驱动下止跌回稳,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商也可能产生主动补库存的需求,这预示着国内投资需求也许不像想象中那么疲软。这样来看,虽然6.5%的经济增长底线已有所弱化,但对2017年的中国经济,相对于市场我们持乐观一些的态度。
   另一方面,投资者们不愿看到但已逐渐接受的一个事实,便是愈发稳健、保守的货币政策取向。金融危机后货币政策被过度使用的弊端正在更多地显现。不见起色的需求&资产价格泡沫持续膨胀、货币竞相贬值&全球贸易额的缩水等无不凸显出成本>收益的宽松货币政策的窘境。因此,去杠杆推动货币政策趋于保守,抑制资产价格泡沫、控制金融风险也成为货币政策宽松时代的全球共识,导致全球货币政策转趋保守,中国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加强监管力度并更加审慎地使用货币政策工具。此外,飙升的PPI在今年已吸尽眼球,而需求相对稳定有助于在2017年提升PPI对CPI的传导效率,且产出缺口进一步收窄也从根本上提升了通胀压力,更降低了货币政策实质性宽松的可能性。
   人民币汇率一步贬值到位的想法也可以暂时放下了,因为2017年“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意味着明年在汇率方面不会有重大的政策调整。在现有的机制下,美元指数有多强是人民币汇率面临的重大变数。我们一直强调,强美元是把双刃剑,它会伤及其他经济体;而且广义美元指数的快速上升对美国经济基本面也将产生抑制作用,反而压缩美元进一步走强的空间。更何况当前美国GDP在全球中的占比远低于80和90年代,似乎预示本轮美元的高度也将低于上两轮强美元周期,外汇市场可能过早透支了美元上涨的动力,美元指数未来面临下调的压力。
   从中国自身而言,国内企业偿还外币负债已基本告一段落,央行积极推动的债券市场开放所带来的国际资本流入也有助于明显改善国内外汇市场的供求状况,资本管制更愈发严格,人民币汇率是否还像大家预期的那样悲观是值得重新考量的,人民币在2017年仍然可能出现阶段性反弹。
   总之,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质量会出现提高。国内经济积极因素增多,结构性改革提速、货币政策更加保守、需求水平回稳而企业盈利维持正增长态势。这种转变有助于改变国内资产荒的不利局面,推动资金回流实体经济,为中期内经济回暖积蓄能量。国内经济的低位企稳和“再通胀”对债市而言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企业利润的再分配则意味着中下游制造业企业中可能出现“黑马”,供给侧和结构性改革意味着商品价格的再平衡,农业供给侧改革 在2017年可能带来玉米价格的波动加大和阶段性上涨;环顾全球,2016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也正是由于周期力量自发的“供给改革”带来的供需“再平衡”所推动的,这也构成了国内商品价格变化的外部基础。 如果在2017年的积极财政之下全球需求将有所修复,那么需求加速在“再平衡”的过程中将发挥更多作用,因此对大宗商品、特别是工业类大宗商品仍然相对看好。在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空间受限、负面效应凸显的背景下,各国的货币政策均趋于保守,财政政策成为主角,宽财政紧货币的政策组合将会抬升实际利率水平,全球债市同样面临着调整风险,但基本面与盈利预期改善有利于短期股市表现。过去几年金融市场快速发展,今年内外部风险事件已是频频爆发,但真正的黑天鹅难以捕捉,投资者还需稳中求胜、小心为上。
  
 
  “慧眼”汇聚最全的主流券商,数千个行业研究团队,数百个策略团队,依托财经门户——金融界网站,创立独家的量化评选模型,让有研究实力的分析师脱颖而出,为您挖掘潜在的投资机会!
  大数据识别真英雄—公正排名、公平规则、公开数据!
下一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