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创集团上市前夕遭实名举报 股民的名义or私人的名义?

1评论 2017-05-04 09:16:35 来源:证券时报网 这些股越跌越买!

  《人民的名义》这部大火的反腐剧刚剧终,金融圈的各种蹭热度的“名义”就此起彼伏。就在今天,有人办起了一场名为《股民的名义——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媒体招待会》。这发布会名头听起来不小,敢以“股民的名义”自居,发布会的实质内容也确实与《人民的名义》有那么几分相似。

  以A股职业投资人身份自称的谢家勇,实名举报即将在上交所IPO的今创集团财务造假;实控人是贪腐案核心犯罪嫌疑人;股权机构与关联交易难以经受穿透式监管。

  今创集团是什么来头?当初大名鼎鼎引爆网络舆论的“巴铁”就是今创集团承建的。不过今创集团多次向媒体撇清和巴铁关系,称巴铁只是今创集团接到的一个订单,和今创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根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今创集团招股说明书申报稿,该公司主要从事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主要产品包括车辆内装产品和设备产品,是相关领域涉及、研发、生产规模及综合配套能力方面的领先企业。

  不过,面对现场记者的提问,谢家勇多次语塞,语焉不详,甚至对证券时报路e公司记者的问题出现前后回答不一致的情况。

  戏剧性的场面还在后面。会后记者走出酒店发现,今创集团方面人士拦住与会人员,向每人都发放了一份14页的说明材料,内含《关于谢勇、谢家勇所谓实名举报今创集团的说明》与《谢勇、谢家勇所谓举报的幕后黑手——文炳荣》两份文件,显然是对今天谢家勇的发布会内容与举报内容了如指掌。

  股民也反腐?

  自称职业是包工头的谢家勇,今天耗资不菲在证监会办公地不远处的金融街威斯汀酒店举办了一场《股民的名义——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媒体招待会》的发布会。

  发布会伊始,谢家勇操着浓重的重庆口音开场称,“我是国内A股的一位普通金融投资者,在股市投资也有20年了,曾经受到过不良公司上市的影响,本人获知今创集团通过审核即将上市,但是其实今创集团存在很多问题。我以一个普通股民的名义,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希望监管层秉公审查,给广大股民一个清晰透明的答案。”

  随后,谢家勇就以自己普通话不好为由,将所有内容交由第三方代理人汤浩代为发言。谢家勇举报信的内容主要是三点:

  1、今创集团财务造假,营业收入与所缴纳增值税额不匹配;

  2、今创集团实际控制人之一戈建鸣是张曙光铁道部贪腐窝案的核心犯罪嫌疑人,但是并未因为被立案定罪,也未因此影响到今创集团上市步伐令人费解;

  3、今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俞金坤与戈建鸣父子俩复杂的股权结构与关联交易难以经受目前的穿透式监管。

  这三点也算是谢家勇举报内容的老生常谈,在此前多次交予监管部门的举报信以及提供给媒体的举报内容中,已经多次提及这些内容。此次,谢家勇把重点放在了戈建鸣向张曙光行贿这件事上。

  张曙光一案刑事判决书显示,2005年至2008年,戈建鸣曾向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的张曙光行贿800万元人民币,以换取张曙光在招投标过程中的支持与关照。

  据此,谢家勇在举报信中称,2011年张曙光被重判后,为何戈建鸣与今创集团迟迟未见被定罪量刑,本人已向纪委监察部门与检察机关提出实名举报,要求对戈建鸣的行贿案给予明确处理定性,而在最终的司法结果出来之前,监管层应当对今创集团的上市无限期叫停。

  这样看,谢家勇的举报似乎是想让今创集团已经获批的IPO之路就此中止。在回答证券时报路e公司记者关于此次举报的最终目的时,谢家勇以维护股市清浊等话回答完毕后,其第三方代理人汤浩情绪颇为激动地表示,“我们举报肯定是有目的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今创集团这样的公司上不了市”。

  不过,目前看来,这一举报目的似乎并不容易达到。毕竟,戈建鸣已经淡出公司核心管理层。在今创集团的招股书中,对上述的行贿事实进行了披露,曾任总裁的戈建鸣没有继续担任公司总裁、总经理等职务,也没有出现在公司高管名单中。

  而且,即使依据谢家勇所咨询的北京天畅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健的观点“如果发行人存在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发行人不能上市发行股票”,这也并不能就此导致今创集团上市失败。由于戈建鸣的行贿事项目前并未被立案侦查,这一事项不能从实质上影响今创集团的上市进程。

  现场另一位坐在谢家勇身边的王峥,自称广发证券分析师,谢家勇是其客户。王峥与谢家勇第三方代理人汤浩的观点相左,似对于此次举报能否阻止今创集团的上市步伐并不看好。他在接受证券时报路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并不是想让今创集团上市失败,我们是想让股民都看到今创集团存在的问题,股民有权获知真相。”

  改口的举报人

  其实并不只是汤浩与王峥之间语调不一,谢家勇本人在发布会现场回答提问时也多次出现前后不一,不得不改口的情况。

  面对证券时报路e公司记者询问的作为一位普通投资人为何会关注到今创集团以及举报的证据搜集等详细过程,谢家勇先是回答,“我在4月10号左右,与好朋友吃饭斗地主的时候,其中懂股票的朋友说今创集团问题很大,怎么还能让它上市,我一下就义愤填膺地开始关注这个事了”。

  不过,当证券时报路e公司记者提醒谢家勇其在4月9日已经向证监会提交一份《举报今创集团涉嫌单位行贿和同业竞争》的举报信后,谢家勇马上改口称,“那我是三月二十几号的时候和朋友玩的时候听到的今创集团问题”。

  其后,有记者一再确认其听到今创集团问题的场合时,谢家勇再次改口称,“好像是斗地主的时候,也可能是其他玩的时候”。

  但是,面对有关自己与另一今创集团举报人神州高铁实控人文炳荣的关系时,谢家勇都是一口认定,自己与文炳荣毫不相识,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同时注意到今创集团的问题,自己的举报没有任何私利,纯粹为了股民不受问题上市公司上市的侵害。

  而另一方的今创集团显然不这样认为。

  “堵记者”的今创集团

  就在记者们围着谢家勇等三人询问到其被随行人员带走后,记者先后走出会厅,不过马上有人从一大包装订好的资料中拿出几份来分发给出来的记者,记者发现这是一份署名今创集团何经理的说明书,经记者电话确认何经理为今创集团宣传部负责人。而说明书包括内含《关于谢勇、谢家勇所谓实名举报今创集团的说明》与附件《谢勇、谢家勇所谓举报的幕后黑手——文炳荣》两份文件。

  两份文件相当有针对性地回应了谢家勇举报的三大问题,显然是对于谢家勇的举报内容与发布会早有准备与预案。

  对于谢家勇重点提及的戈建鸣向张曙光行贿800万这件事,今创集团的回应称,“今创集团在张曙光受贿案中不涉嫌单位行贿罪”。至于戈建鸣本人的行贿事项,今创集团的说明中则解释,“保荐机构和律师访谈了负责张曙光案件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反贪局侦查处办案人员,确认检察院没有对戈建鸣进行立案,也没有对其予以调查或立案的计划。”

  今创集团提供的附件《谢勇、谢家勇所谓举报的幕后黑手——文炳荣》中甚至将谢家勇的举报原因直接归结于另一举报人神州高铁(000008)前实控人文炳荣的幕后操纵。今创集团认为,文炳荣此举的目的是,意欲通过搅乱今创集团上市来向新誉集团施压,其主观认为新誉集团与今创集团有联姻关系。

  这其中,文炳荣、新誉集团、今创集团的关系还得从去年10月份说起。2016年10月14日,新誉集团与文炳荣等三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文氏三人合计持有的神州高铁3亿多股无限售流通股股票转让给新誉集团,转让总价款31.36亿元,协议中明确约定: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本协议项下转让总价款10%的违约金;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守约方损失的,守约方有权继续追偿。

  但是几天后的2016年10月22日,神州高铁公告称,文炳荣等所持相应神州高铁股票转让给海淀国资与北京银叶,并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2016年12月2日,新誉集团起诉文炳荣等三人,并申请诉前财产保护。12月6日,深圳中院依法冻结了文炳荣等三人所持有神州高铁股份。

  也就是说,由于新誉集团与文炳荣之间存在股权纠纷,今创集团认为,此次谢家勇的举报也是文炳荣授意下的通过今创集团施压新誉集团。

  为了证明这一逻辑,今创集团在此附件中称,在今创集团已经明确告知文炳荣第三方,新誉集团与今创集团相互之间的独立性,是否应该取消5月3日媒体会时,文炳荣第三方明确提出三个意见:

  1、要今创集团拿出诚意,做到让新誉集团答应出面协商谈判。

  2、是否取消5月3日谢氏二人的媒体会,还要看协商谈判的效果。

  3、已经举报今创集团很长时间,现在才联系上,责任后果在今创集团。

  不过,对于以上今创集团提供的文炳荣第三方提出条件内容的真实性,记者多次求证上述宣传部负责人何经理,对方未予回复。

  而文炳荣前实际控制的神州高铁,与今创集团主营业务竞争较大,同是为以高铁为代表的轨道交通提供运营维护的核心供应商。其中,机车和车辆占神州高铁收入的60-70%。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投资内参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华闻传媒10.706.05%54253.21
数据港51.8810.01%52194.56
华友钴业90.815.88%51879.52
赣锋锂业73.584.70%40319.12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上海环境买入25.5232.00
    大禹节水买入8.0511.80
    恒瑞医药买入54.1461.00
    东方明珠买入21.10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