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在各类虐童事件刺痛每个人的神经时,又一起幼师虐童事件浮出了水面。11月22日,十余名家长反映称,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介入事件调查。朝阳区教育委员会工作人员11月23日也已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调查。

  但令人不解的是,涉嫌虐童的幼儿园母公司红黄蓝教育机构不仅资质齐全,还在今年9月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NYSE:RYB)。

据平安朝阳微博发布红黄蓝事件情况通报,朝阳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部分儿童不按时睡觉,遂采用缝衣针扎的方式进行“管教”。涉事家长承认孩子未在园内被喂食药片,编造“猥亵幼儿”言论家长承认编造并愿澄清和道歉...[全文]

29日,红黄蓝教育机构针对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发布道歉信:我们倍感难过和耻辱,向孩子们和大家深深道歉,对不起!我们没有资格祈求原谅 唯有拿出实际行动。并承诺对幼儿园监控系统进行全面升级,确保做到无死角不间断实时监控...[全文]

红黄蓝或遭做空?

红黄蓝

红黄蓝教育涉嫌虐童事件爆发后,也就是11月23日,美股市场恰好感恩节休市,让其在股市上躲过一劫。

11月24日,红黄蓝教育在盘前交易时段的跌幅超过40%。截止到美国东部时间09:27,红黄蓝教育盘前交易报价15.92美元,股价下跌10.79美元,跌幅40.4%。

实际上,为了防止红黄蓝在资本市场上崩盘,红黄蓝教育也做了一些应急措施:一方面,投资人会议上,红黄蓝创始人兼CEO史燕来曾表示,接到公安通知,当晚可能会公布事件调查的相关结论,并承诺,如果调查发现任何违规、违法情况,不管涉及到公司任何人,绝对不姑息。另一方面,公司又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一项五千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以稳定股价。

尽管,红黄蓝教育抛出了虐童事件仅是公司个别员工的行为,与公司无关。同时,为了稳定广大股东的信心,红黄蓝教育计划拿出五千万美元的股票回购。但是终究难以挽回股价暴跌噩运。更要命的是,在股价暴跌后,美国投资人嗅到了高风险的气息,美国罗斯律所(Rosen)盘后宣布,将对红黄蓝是否涉嫌误导投资人进行调查,并正准备发起集体诉讼。

红黄蓝虐童事件正在不断的发酵,成为众矣之地。未来红黄蓝有可能会被美国股市集体做空之外,还可能遭到做空机构的做空,更倒霉的是,由于红黄蓝虐童事件的发生,很可能迟滞后续中概股的上市步伐,未来中概股也不太可能再受到美国市场如此高的追棒,估值将会有所下调。

虐童事件梳理

事件起因

    1

  • 2017年11月22日晚开始,有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事件调查

    1

  • 事发后涉事幼儿园老师在家长群中发信息表示,正在配合有关方面调查,一旦有事情进展,将第一时间通知家长。
  •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家长提供视频中也显示警方已提取孩子针眼等证据。现场一名朝阳分局刑警称已经提取了园区大量监控视频,称警方正在调查中,希望了解情况的涉事家长跟他到派出所会议室,他会详细解释警方工作情况。
事件处置

    1

  • 2017年11月22日已接到家长报案,北京警方正在根据家长反映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目前涉事老师和保育员已暂时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 朝阳区政府得悉此事,立即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积极协助相关部门,配合警方做好调查工作。责成该幼儿园迅速做好自查和家长、幼儿的安抚工作。
教育部回应

    1

  • 近期网曝个别幼儿园存在“虐童”现象,教育部表示对此高度重视,已责成地方有关部门立即启动调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教育部已部署开展幼儿园办园行为专项督查,要求各地教育部门对此类事件一定要引以为戒,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切实规范办园行为,切实加大监管督查力度。教育部强调,要按照《未成年保护法》《教师法》和《幼儿园管理条例》《幼儿园工作规程》有关要求,对一切存在损害幼儿身心健康行为的幼儿园和教职工必须进行严肃查处,对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切实保障幼儿身心健康成长。
新华微评

    1

  • 近期,一些地方幼儿园陆续曝出疑似“虐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虽属个案,但背后反映的深层次问题不能忽视。法治要厉行,监管要加强,师资要提升,幼托市场不能“野蛮生长”。各方力量行动起来,除积弊、补短板,给孩子们一片快乐成长的天空。
红黄蓝官方回应

    1

先前媒体报道

红黄蓝曾两次涉虐童事件 
红黄蓝

据公开媒体报道,这已经不是红黄蓝第一次出事了。

2015年11月末吉林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里,10多名孩子身上发现大量疑似被针扎的伤痕。2016年10月,4名涉案教师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四平市铁西区检察院在公诉中提到,四名教师多次用缝纫针等工具将多名儿童身体多处扎伤,并出示了包括幼儿园监控录像、铁钉、竹制夹子、螺丝钉和钢钉等物证。

2016年6月底,青岛万科城红黄蓝幼儿园共有16名孩子不同程度地出现手足口病的症状。媒体报道称,从5月27日首次病情发生,到6月28日的多名儿童感染,前后一个月的时间,园方没有出具任何书面或纸质的停课说明,只是单独电话通知个别家长,导致不明状况的家长继续送孩子入托,增加了染病的风险。

今年4月,北京大红门附近的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老师虐待学生现象。一段广泛流传的网络视频中,一名老师用脚踢正坐在板凳上的孩子。后微博认证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红黄蓝教育机构回应,将该园园长给予停职检查。并表示一定深刻反思,认真整改。

关于“红黄蓝”

9月刚刚登陆纽交所 
红黄蓝

据了解,1998年即成立的知名学前教育机构“红黄蓝”,在中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幼儿园。这个在中国享有高知名度的教育机构,在今年9月27日刚刚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品牌。

通过公开的资料查询了解到,拥有红黄蓝教育品牌的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为史燕来,作为创始人的她在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4.59%。而公司董事长曹赤民的持股比例为28.18%,公司股东人数有30人。其中一位股东,正是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的法人代表陈永春,持股比例达到0.15%。而陈永春本人,还是深圳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湖南红黄蓝教育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创立于1998年的早期教育机构,旗下包括了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早教套装三大教育品牌。

但就在上市前夕,红黄蓝才实现了扭亏为盈,在2014年和2015年,红黄蓝每年净亏损130万美元,直到2016年才实现了盈利,并在2017年8月在美递交了IPO招股文件。

行业现状——资本下的学前教育令人堪忧

红黄蓝

学前教育的问题已经不是此次事件才引发公众的声讨和质疑,在此之前,包括红黄蓝在内也曝出了各类涉嫌问题,其中不乏恶劣的虐童事件。先前的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以及此次的红黄蓝虐童事件,已经充分暴露出整个学前教育行业的矛盾和问题。

近年来,幼儿园曝出虐童事件的新闻屡见不鲜,仅在2017年11月,就有多地被曝光在幼儿园发生老师虐童事件,上海携程亲子园被曝教师喂孩子吃芥末;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和玉林市玉州区旺卢村小天鹅腾飞幼儿园虐打儿童;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体罚儿童等。

学前教育在扩张中存在较为严重的发展不平衡问题,在原先的学前教育市场,一直存在配套基础设施不完善和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但随着资本的强势介入,基础设施问题迎刃而解,似乎“钱”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学前教育市场在资本的助推下快速增长,但表面的快速扩张背后,是师资资源短缺的进一步加剧。

“资本的助推和介入,固然改善了学前教育基础设施的问题,但在基础设施得到保障之后,以红黄蓝为代表的拥有雄厚资本实力的民营连锁开始了跑马圈地式的快速扩张,在一个个崭新的幼儿园建立的背后,却是从业人员和师资力量的缺失和匮乏,那么某种程度上看,学前教育的发展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繁荣罢了。”

“虐童事件频出”背后的制度问题

红黄蓝

虐童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这一悲剧的根源在于牌照管制。只要存在行政管制,机构(即便是私人的)的竞争力不是来自服务而是来自牌照,而消费者用脚投票的权利也没有,对其没有约束力,因为不用担心没人来。自由进入带来的行业竞争甚至比所有制更加重要。即便是存在公立机构、国企的行业,只要没有管制能自由进入,公立机构的效率、服务也会好很多。

关于这点,有一个现象值得深思:提到在幼儿园安装实时摄像头,一些身在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的家长纷纷表示,幼儿园已经安全了摄像头,家长随时可以看,他们想不到大城市还未能普及。显然,这背后,不是技术问题,不是资金问题,而是制度问题。三四线城市幼儿看护、教育相对更不发达,所以,留出更多市场空间,市场化程度更高,竞争程度更大,为了争取生源,幼儿园往往主动提供更好的保障,争取家长认可。但在一二线城市,公立幼儿园体系相对发达,政府管制体系也更加成熟而严格,由此造成了0-6岁的幼儿看护、教育更加倾向于卖方市场,不管公立私立幼儿园,都更加强势,自然不愿意提供实时视频,以免家长看到视频后,指手画脚。

所以,牌照稀缺,带来卖方强势,卖方强势,则疯狂逐利挤压成本,正应了那句话:若一切向钱看,人性就会靠边站。

供给失衡的不止是幼儿护育的机构,还有合格从业人员的稀缺。一线城市虽然经济发展迅速,但其残酷的一面更令人动容。一方面是弱势群体人口被有意驱赶出京沪,另一方面一线城市中提供幼儿护育的靠谱机构和从业人员日益稀缺……供求关系不平衡必然的趋势是,一线城市特别是京沪,中产阶级养育成本将进入高速飙升周期,增速和周期长度不逊于过去十五年的一线房价增速。

这是公立幼儿园的建设速度赶不上城镇化速度导致的矛盾。这样的结果是,在一线城市,我们面临的不止是买不起房,还有,养不起的下一代。

所以,牌照稀缺,带来卖方强势,卖方强势,则疯狂逐利挤压成本,正应了那句话:若一切向钱看,人性就会靠边站。

很多人说还有监管的问题,上次携程虐童案后几乎所有对策都是呼吁更多政府监管,但问题恰恰在于没有监督和制约的权力,更多监管会导致更多劣币驱逐良币(即无底线的无赖更加容易获得牌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