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股票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
编者按:

  中兴通讯提供的廉价智能手机让很多南非的用户也能享受智能手机带给他们的便捷,但这到底给公司股东带来多少好处看一眼中兴通讯的财报就一目了然:1月21日,中兴通讯预计,2012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5亿元-29亿元,同比下降…… [查看全文] [查看往期专题]

29亿巨亏

这是该公司自1997年上市至今首度曝出巨额亏损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
中兴通讯预计2012年最多亏损29亿
 

  这是该公司自1997年上市至今首度曝出巨额亏损。颇具戏剧性的是,他在同城的竞争对手华为在同一天发布的业绩预报显示,2012年净利润达1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3%。按出销售额计算,中兴通讯目前是世界第五大和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
  财报显示,中兴通讯2012年前三季报净利润已亏损17亿元,如果年报预计无误,公司仅去年四季度的单季亏

损便高达8亿元—12亿元。

  中兴通讯称,业绩“大变脸”是因为前期低毛利合同集中确认、国内部分系统合同签约及部分国际项目工程进度延迟、终端收入下降等几大因素。
  为了让2012年的财报不显得过于难看,中兴通讯此前先后出售了中兴和泰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兴特种设备有限公司及深圳市长飞投资有限公司股权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
  粗略统计,三项交易中兴通讯预计将获得约15亿元的收入。不过出售中兴特种设备有限公司股权所得不会体现在2012年财报中。
  中兴通讯称,在亏损的情况下,中兴通讯也在试图出售子公司资产以减轻负担,将精力集中到主营业务上。不过也有人将中兴通讯的此种做法解读为“被逼无奈”,因为所出售的公司盈利能力尚好。
  除“买子求生”外,中兴通讯祭出裁员的大旗。据公司去年半年报披露,公司员工共总已从2011年年末的89786人减少至86980人,减少了2806人。另有消息称,中兴通讯在去年第四季度和2013年第四季度还将裁员5000人左右。
  值得期待的是,LTE(3.9G)业务被认为这中兴通讯2013年“翻身”的一个筹码,投资机构认为,中兴通讯在该领域已经研究多年,且中国未来发展LTE的前景被普遍看好。不过,2013年中兴通讯到底能从中获取多少订单还是个未知数。

廉价扩张

早在2011年全年,中兴通讯盈利能力已疲态尽现

  事实上,中兴通讯巨亏的症结在于,原本计划的利润增长点——手机部门的利润不断下滑。因此在其核心的通讯设备业务出现不利的情况下,中兴通讯出现了亏损。中兴通讯也表示,中兴通讯依赖的几个大客户推迟了一些设备合同,比如用于中国本土研发网络扩建的设备合同。
  反观华为,虽然其在通讯设备业务方面增长缓慢,但其手机部门的快速增长已经让华为坐上了全球第三大手机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出货量最多的是廉价的定制机

制造商的位置,仅次于世界第一的三星电子和世界第二的苹果公司。

  其实,早在2011年全年,中兴通讯盈利能力已疲态尽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净利润从上一年度的32.5亿元突降至2011年的20.60亿元,净利润增长率从2010年的32.22%大幅跳水至2011年的-36.61%,前后落差高达68.83%。
  去年10月,中兴通讯已经意识到了廉价手机利润率过低对公司盈利造成的影响。10月31日,此前一直专注于为运营商定制手机的中兴通讯在北京发布手机子品牌“Nubia”(努比亚),试图提高手机业务的利润率。
  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何士友对外界表示,去年上半年在联通制式的千元智能机市场“折了一下腰”,因价格拼得太凶损伤了一些利润。
  第三方数据调查公司IDC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方面,中兴通讯排第四,市场份额占比从上年同期的3.3%上升至4.2%; 但手机的利润率并没有获得同步的提升。
  此外,过去两年,中兴通讯在电信设备方面执行“大国大T”战略也为亏损埋下了隐患。为抢占市场扩大规模,中兴通讯接了很多低毛利甚至没有利润的订单。
  据知情人士爆料,这几年中兴研发速度明显跟不上,盲目价格战,研发成天降成本,不顾质量,造成产品口碑下降。

隐秘利益

中兴通讯内部庞大的关联交易正在吞噬着这家一直创新的公司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
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
 

  与其说中兴通讯巨亏是因为大环境不好和市场策略出现失误,倒不如说它是“被自己人打到的”。中兴通讯内部庞大的关联交易正在吞噬着这家一直创新的公司,这家由侯为贵一手创业的企业现在仍然牢牢的掌控在以侯为贵为首的38名中兴元老手中,“元老”们都有自己控制的公司寄生在中兴通讯周围。
  1985年侯为贵带着西安航天部的第一批“元老”到深圳创建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后来,侯为贵重新注册了一家

“民营企业”深圳中兴维先通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先通)。其中侯为贵占维先通18%的股份,其余38名自然人股东占有维先通82%的股份。

  目前中兴通讯的最大单一股东是占其30.76%股权的中兴新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新),而中兴新是由西安微电子、航天广宇、中兴维先通三方股东合资组建,其分别持有中兴新34%、17%和49%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以侯为贵为首的中兴通讯公司“元老”控制的维先通目前控制着中兴新,而中兴新是上市公司中兴通讯的实际控股股东。
  有知情者透露,其实维先通就是中兴最高领导的秘密基地,中兴通讯的大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逐级地流向了中兴新和它的实际控制者维先通。根据中兴通讯2011年财报,中兴通讯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862.54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60亿元。
  更关键的是,除财报中披露的关联关系外,更隐秘的利益分配图显示了中兴通讯复杂的关联交易体系。2001年,深圳市聚贤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为侯为贵为了确保核心管理层以下2至3级骨干管理者的稳定,专门成立了这家公司。
  2005年,深圳中兴发展有限公司成立,聚贤投资和维先通分别占50%和40%的股权。它开辟了另一条利益输送链:中兴通讯的利润流向中兴新和维先通,中兴新的部分利润再流向中兴发展,再由中兴发展向聚贤投资和维先通输送利益。
  资料显示,聚贤投资的身影还浮现在中兴软件、中兴康讯、中兴微电子、中兴新宇、中兴新地和中兴国际投资等一系列依附于中兴的采购和外包的关联公司背后。
  在庞大的关联公司体系存在的情况下,中兴通讯相当一部分运营成本被花费到上述关联公司,而聚贤投资仍可从中获益。
  2012年6月27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将其下属的中兴和泰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82%的股权卖给了中兴发展,作价2517.4万元。有网友惊呼,深圳一套别墅,价格都高达上千万元,而一个四星级的酒店投资管理公司其82%的股权竟然抵不上一栋别墅。
  “中兴”在汉语中有“复兴”之意,现在走向末路的中兴通讯若要扭亏为盈实现“复兴”除了在采取更加科学的策略外,更关键的是要与寄生在中兴通讯周边的“吸血鬼”理清关系。

中兴“末路”:被廉价和关联利益吞噬的电信巨头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3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