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股票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法官招嫖”温床与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调查
“法官招嫖”温床与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调查
编者按:

  上海“法官招嫖”事件一经揭露就引起公众极大关注,随着事件真相的显露,上海建工旗下公司副总经理郭祥华也广为人知,作为事件的组织者,郭所在的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备受质疑。尽管上海建工在后来的声明中否认了公司为“法官招嫖”事件提供了资金,但更多的证据显示,该公司和上海司法界有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此次事件只是公众质疑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的“导火索”。[查看全文] [查看往期专题]

深涉其中 极力撇清

上海建工在随后发布的公告中承认郭祥华参与了 “法官招嫖”事件

     
“法官招嫖”温床与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调查
上海“法官招嫖”事件的几位“主角”
 

  上海“法官招嫖”事件的出现使司法腐败由幕后走向了前台,同时为“法官招嫖”充当掮客的上海建工也成为众矢之的,投资者不禁要问,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中究竟有多少是“嫖娼费”?

  上海市纪委、市监察局8月6日发布通告称,6月9日晚,受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郭祥华邀请,四名法官至衡山度假村参与嫖娼活动。


  上海建工在随后发布的公告中承认郭祥华参与了 “法官招嫖”事件,并称郭系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的部门副职领导。

  不过上海建工在之后陆续发布的声明中极力与郭祥华撇清关系,先是对郭做出撤职处分,随后又和郭解除了劳动合同。在13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上海建工又称四建集团所报销的费用中没有任何与“法官招嫖”事件有关的发票凭证。

  但外界普遍预计,身为上海建工四建集团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的郭祥华所进行的一些业务招待费,在年终核算时或将进入上海建工的费用科目。

  上海建工似乎已经将自己从“法官招嫖”事件中解脱出来,但留给投资者的疑团并没有解开,如果真如上海建工所说,那么郭祥华所提供的“嫖娼费”到底出自谁的腰包?郭祥华“以个人名义”组织嫖娼的动机又是什么?……

  以上所有谜团的解开还有赖于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有业内人士表示,可以确定的是,上海建工和此次事件的关系不会因为郭祥华的开除被撇的一干二净,背后可能还隐藏着巨大的黑幕。

1.79亿招待费之谜

上海建工每100元利润中就有11元花在各种名目繁多的招待中

  和郭祥华涉事“法官招嫖”案相比,上海建工和上海司法体系究竟有多少猫腻更值得关注。

  今年5月份,中国铁建8亿元巨额招待费引起公众的注意,之后关于上市公司天价招待费的报道连续见诸于报端,在所有和天价招待费有关的上市公司中排行中,上海建工以1.97亿元名列第四。

  彼时,由于公众的目光都聚焦在第一名中国铁建身上,因

  

“法官招嫖”温床与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调查上海建工某施工现场

此上海建工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上海“法官招嫖”事件的曝光让上海建工也走到了聚光灯下,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身处天价招待费重灾区的建筑行业,上海建工并没有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上海建工2012年的财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增幅也只有17.65%。1.79亿元的招待费相当于净利润的11.12%,更通俗一点讲,上海建工每100元利润中就有11元花在各种名目繁多的招待中。

  虽然上海建工在此次“法官招嫖”事件后否认公司招待费中存在“嫖娼费”,但明眼人都明白,作为上市公司,不可能将“嫖娼费”赤裸裸的写进每年的财务报告,这些费用都是以会议、办公用品的名义被报销。

  现在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上海建工员工郭祥华组织此次“法官嫖娼”的目的,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调查的深入,上海建工肯定难逃干系。

  事实上,越来越多报道表明,在此事件之前,上海建工多次从上海法院系统中的多项工程中获益,而且在该公司在发布的最新公告中也没有对此表示否认。   

  公开数据显示,上海四建在上海建设的项目包括上海世博中国馆、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上海磁悬浮示范线路等,其中也包括上海高院部分建筑。

  上海四建官方网页上的信息显示,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海事法院综合楼、上海一中院审判法庭楼均是该公司的代表作品之一,其中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还是获奖建筑项目。2002年7月10日,上海四建以1.42亿元的合同额拿下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办公楼工程。

  此外,有爆料者称,上海建工是目前上海金融中心的主要承建者,上海建工旗下公司具体参与建造,该项目今年4月曾经因为两家房地产公司因项目的争夺而引发诉讼。当时,上海一中院判其中一方胜诉,而另一方随后诉至上海高院。

  “招待费”被形象地称为“吃喝送礼费”“迎来送往费”,也因其具有“包罗万象”的特征,所以成为很多公司处理“灰色消费”的有效手段,几乎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消费都能囊括在“招待费”之列,郭祥华此次组织法官嫖娼所需费用可能就以某种名义隐藏于上海建工的天价“招待费”中。

建筑企业“沦陷”

建筑业“权力密集”和“资本密集”的特征也导致该行业成为腐败丑闻高发地带
“法官招嫖”温床与上海建工天价招待费调查

权力和资本集中的建筑业

 

  上海建工在“法官招嫖”事件中充当掮客再一次印证了“建筑业是天价招待费重灾区”的说法。先是中国铁建,现在又是上海建工,这个被垄断的行业提供了大部分“吃喝送礼费”和“迎来送往费”。

  根据此前统计的上市公司招待费排行,中国铁建 、中国交建、中国水电、上海建工、葛洲坝等建筑行业的上市公司在招待费排行榜中均名列前十名。而多家公司的业绩表现却远不

如费用增长。

  有建筑业内部人士透露,建筑业“招待费”高是因为这个行业“潜规则”盛行,项目招投标、大宗商品采购、投标等各个环节都需要打点,这些打点的费用就会被记入“招待费”

  比如,上市公司龙元建设在承建宁波大剧院项目期间,工程从最初时的概算1亿元,涨至结算时的6.195亿元。后来经纪检部门查证,公司副总经理赖野君在承接宁波大剧院等重大工程时,曾向宁波市政府部分官员行贿。

  另外,建筑业“权力密集”和“资本密集”的特征也导致该行业成为腐败丑闻高发地带。监察部网站在2012年披露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8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举报5.07万件。

  从上述已经披露的数据和案件可以看出,尽管因为监管机构对“招待费”规定过于模糊导致很多“灰色消费”无法明确的在上市公司的财报中体现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天价招待费已经成为各种腐败的温床,其中也包括上海“法官招嫖”事件。

  上海知名学者周俊生在最新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称,在上海建工“法官招嫖”事件中,按“常理”这笔费用肯定是由组织者郭祥华支付,而郭祥华在这项违法犯罪活动中的开支,则可以用“业务招待费”的名义,在年终核算时进入上海建工的费用科目。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2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