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股票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 投资者被套牢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
编者按:

  7月9日,山东黄金股价在连跌6个交易日后开盘微涨,但隐藏在山东黄金背后的连环高价购金疑云至今未消。该公司大股东2012年高价从民营企业手中购得金矿,现在又以更高的价格注入山东黄金,整个历时一年的金矿交易疑点重重。 [查看全文] [查看往期专题]

“焦家矿”造富神话

位于山东省莱州市金城镇东季村荒地下的焦家矿特大型单体105吨金矿项目是整个事件的焦点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 投资者被套牢
被多次转手的东季村金矿
 

  要彻底揭开山东黄金高价从大股东手中购买黄金资产的疑团还得从大约5年前说起,位于山东省莱州市金城镇东季村荒地下的焦家矿特大型单体105吨金矿项目是整个事件的焦点,山东盛大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盛大矿业”)、山东天承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天承矿业”)是整个事件的主角。

  2008年10月27日,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和山东省地矿局联合对外宣布,由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经过一年勘探在莱


州东季村发现了“世界级超大型金矿”。东季村金矿随后注入了莱州鲁地。

  公开资料显示,莱州鲁地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六地质大队2007年8月22日以货币方式出资450万元,持股45%;马传义出资200万元,占比20%;李瑞明出资200万元,持股比20%;周明岭出资150万元,占比15%。三位自然人共持股55%。

  金融界记者查阅资料获悉,周明岭曾任山东地质六队技术员、工程师、主任工程师、勘查处经理,现任山东地质六队院总工程师、*ST园城独立董事;马传义为山东鲁地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李瑞明资料不详。

  据当地媒体《泰山晚报》报道,在获得东季村金矿后,莱州鲁地在并没有选择开发,捂矿近3年后,莱州鲁地的三位原始股东决定将金矿出手。2011年年初,莱州鲁地的三位自然人股东李瑞明、马传义、周明岭分别与鑫源矿业达成了莱州鲁地股权转让协议将55%股权共计550万股将转让给鑫源矿业。

  股权转让价价格以2011年3月31日为基准日,参考烟台嘉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莱州鲁地的资产评估,当时的整体资产评估额为194063万元,负债27325万元,净资产为166738万元,折合每股净资产166.738万元。

  三位原始股东持有的55%股权作价91705万元,按照当时的转让协议,李瑞明和马传义分别获得33347.6万元转让金,周明岭获25010.7万元转让金。按初始投资额对比计算,三人在不到4年时间里净赚总出资额550万元的165倍。

  与莱州鲁地相同,在获得东季村金矿后,鑫源矿业也没有自主开发。在获得金矿约半年后,鑫源矿业将其获得的莱州鲁地55%的股权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理由是后续开发资金不足。

  根据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的信息显示,鑫源矿业当时的估值仅有45.64万元,净资产为50.06万元,资产总计12.48亿元,负债总计12.47亿元,转让价格为8151.64万元,这一价格严重低于鑫源矿业当时收购莱州鲁地三位自然人55%股份所支付的91705万元。

  据金融界记者了解,鑫源矿业是一家国有企业。以如此低的价格挂牌交易引发了社会各界“贱卖国资”的质疑。不过交易最终还是完成了,受让方正是盛大矿业和天承矿业,后二者的实际控制人为张安康。

  资料显示,盛大矿业成立于2003年5月,其中杨志烨出资500万元,占比25%;焦方智出资400万元,占比20%;张安康出资1100万元,占比55%为张安康。据媒体报道,焦方智的夫人与张安康是同村,杨志烨则为莱州当地人,两人属于张安康的老部下。盛大矿业初始业务范围为铁矿的开采。

  按照协议,盛大矿业在受让鑫源矿业所持的55%股份时除需要支付8151.64万元的转让价款外,还需要承担鑫源矿业10多亿元的负债,也就是说,盛大矿业获得55%股权实际付出的成本为13.28亿元。

  在获得莱州鲁地55%股权约半年后,2012年5月,盛大矿业将持有的莱州鲁地55%股权转让给山东黄金所有,预评估值为26.65亿元。也就是说,盛大矿业在此金矿的倒卖中获利近13亿元。

蹊跷高价收购

时隔一年半后该股权由盛大矿业转让给山东黄集团时给出的评估价却高达23亿

  在享受此次收购带来的资本盛宴之后,东季村金矿55%股权最终归山东黄金集团所有,至此,这块被称为“世界级超大型金矿”的矿产资源流转暂归于平静,但公众对山东黄金集团高价买矿质疑声起。

  2012年6月2日,黄金集团以37.58亿元的价格分别与盛大矿业、天承矿业的股东签署了受让其各98.5%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山东黄金对天承矿业的收购价为7.67亿元;盛大矿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山东黄金集团

业的收购价为30.8亿元。

  蹊跷的是,东季村金矿55%股权整个转让过程中,为该资产出具价值评估报告的竟是同一家公司——烟台嘉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该公司在东季村金矿55%股权转让给鑫源矿业时给出的评估价是9亿元,而在时隔一年半后该股权由盛大矿业转让给山东黄集团时给出的评估价却高达23亿。

  另一蹊跷之处在于,在鑫源矿业2011年10月挂牌转让莱州鲁地55%股权时,作为山东省最大的黄金集团,山东黄金为何没有接牌,而是被本来从事铁矿开采的盛大矿业以13亿元的代价获得,而在8个月后以高于一倍的价格卖给山东黄金集团。

  据山东省产权交易中心当时负责该项目转让的一个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在挂牌期间,无论是山东黄金集团还是中国黄金集团当时并没有去竞标。盛大矿业只支付了8151.64万元就获得鑫源矿业100%产权,进而获得了鲁地公司55%的股权。

  对于山东黄金为什么没有在鑫源矿业挂牌时竞购的巨大疑问山东黄金集团至今没有一个完整的说法。不过仅此一项交易就让盛大矿业的股东暴富。

  按照盛大矿业当时各位股东的出资比例,已荣升山东省政协委员,莱州市人大常委的张安康获利6亿元;焦方智获利 2942.5万元;杨志晔获利7062万元。此外获利的还包括莱州市政协委员张安平、莱州市政协委员王顺成因、张国兴等风别获利2385万元、2095万元和6243.2万元。

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

万达一直是靠有限的自有资金撬动起庞大的资产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 投资者被套牢
山东黄金某专卖店
 

  在高价购得盛大矿业和天承矿业资产后一年后,山东黄金集团没有将这部分资产转让给别人,而是将这部分资产以定增募资的方式转让给了上市子公司山东黄金,转让的价格高达99.84亿元,和当初从盛大矿业和天承矿业收购时的价格相比溢价3.5倍。

  事实上,山东黄金集团在2012年6月收购盛大矿业和天承矿业资产时给出的价格已经很高,但没想到在时隔一年后山东

黄金集团以更高的价格将这部分资产买了出去,而高出来的部分收益全部流入山东黄金集团腰包,为其买单的则是山东黄金的广大投资者。

  更令人不解的是99.84亿元的转让价格是如何确定的?毕竟和2012年6月份相比,目前的国际黄金价格已经大幅下挫。

  有黄金领域资深研究专家在接受金融界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的指出,山东黄金集团在现在黄金行情下以如此高的价格转让资产肯定是该交易符合大股东和相关者的利益,否则山东黄金的董事会也不会通过。

  此外,上述人士透露,在黄金估值评估行业,“评高价总比评低价好,评估公司一般是按照评估价的比例收取手续费的,另外资产转让方也会高兴。”

  资料显示,2012年6月上旬,也就是山东黄金集团收购天承矿业和盛大矿业之时,国产95金(99.95)价格为323元/克,国产99金(99.99%)价格为322.8元/克。而到2013年4月上旬,也就是山东黄金停牌之时,99.95%金价格为313.3元/克、99.99%金价格为313.45元/克,较2012年6月下跌6%。

  另外,如果以山东黄金6月29日发布公告为节点,国际金价更是出现了大幅下滑。2013年6月底,国内99.99%金价格为249元/克、99.95%金价格为249.1元/克。较2012年6月下滑约26%,较2013年4月下跌约20%。

  巨大的并购疑云让山东黄金此次重组计划备受争议,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7月1日,在停牌3个多月后复牌的山东黄金一复牌就遭跌停。7月2日,山东黄金再次开盘跌停,连续两个跌停使山东黄金的市值蒸发了86.52亿元。

  有股民认为,山东黄金此举是“用垃圾换黄金”:高价买回“垃圾”股权,再“卖”给其控股上市公司,“既转移了收购成本,又增加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一举两得。”

投资者被套牢

有部分山东黄金股民发帖呼吁投资者联合向山东黄金维权

  山东黄金的“注水”重组行为使很多投资者受损。金融界记者从国内某股吧看到,有部分山东黄金股民发帖呼吁投资者联合向山东黄金维权,抵制母公司在资产转让过程中的注水行为。“把垃圾资产溢价数倍注入上市公司,直接让股民承担巨大损失。注入资产溢价之高,世所罕见!”一为股民发贴称。

  除个人投资者受损外,中信证券和景顺长城也深陷山东黄金,在山东黄金重组停牌前,大部分淘金客一季度减仓及外

  

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成甩包袱平台被套的普通投资者

逃情况下,上述两家机构却在一季度悄然潜入山东黄金。   

  公开资料显示,中信证券一季度购买840万股中金黄金,景顺长城资源垄断股票型基金一季度增仓山东黄金至518.30万股。

  据金融界粗略测算,上述两家机构持有山东黄金的成本在37.80元至32.90元之间,加权平均持仓成本约为35.35元。而根据7月9日山东黄金21.58的收盘价,两机构市值分别缩水11566.8万元和7137万元。

  分析人士指出,中信证券和景顺长城正是冲着山东黄金的资产重组而来。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另有研究黄金的专家对金融界记者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际金价会被投资者持续看空,金价短期大幅走低并非偶然,这是近期市场基本面的变化积累的体现,从中长期来看,金价还将维持震荡走低的局面,悲观情绪仍是主导。

  如果真如上述专家所言,加之山东黄金的“注水”重组事件影响,短期内山东黄金的股价要恢复到停牌之前的水平将难上加难,投资者要解套还需时日。

  7月9日已经是山东黄金复牌后的第七个交易日,这天也是东季村金矿被发现后4年8个月12日的时间,4年来,东季村金矿几经易手,众多富豪在交易过程中诞生,但最后埋单的却是普通投资者。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2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