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导读』新的一年在望,中国经济发展的曲线图将如何演变?中小投资者的机会与风险在哪里?下一轮牛市启动的前提条件是什么?新三板与国际板,是利好还是魔咒?本期《金融街会客厅》邀请宏源证券研究所所长董晨与您分享他对市场的观察与思考。

  『嘉宾简介』董晨,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1997起在华夏证券研究所从事经济政策与运行研究,曾任华夏证券研究所投资策略研究部经理,研究所副所长,后任职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西南证券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领域是经济运行和政策变动对证券市场发展趋势的研究,战略投资分析。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董晨:2012年中国经济有滞胀风险

   金融界:董所长您好,您认为2012年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驱动力是什么?最大的风险又是什么呢?

   董晨:中国现在来看现在已经出现了苗头,在明年的上半年会更加的清晰, 也就是目前中国经济中)CPIGDP是同时双降的,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看谁降的快。CPI降的快就是好事,中国有更多的政策调整空间。如果是代表企业效益的GDP降的快的话,(中国经济可能会出现)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滞胀现象,就是CPI还没有降下来呢,企业先挺不住了。如果出现这种现象的话政策调整就非常的吃力了,或者是尴尬。如果出现这种现象对中国的无论是经济的管理者还是企业的经营者,还有普通的白领或者是普通的消费者来讲都会面临着很大的(滞胀的)感受,到明年的上半年尤其是到明年二、三季度的时候大家的感受会更明显。

  董晨:2012年投资谨慎为好 有大牛市可能性

   金融界:您认为明年中国证券市场的走向是一个怎么样的趋势呢?  

   董晨:我想现在来看,我们做投资或者是我们去判断(大的趋势)还是以更谨慎为好,因为投资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如果从谨慎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可能(货币)政策会放松。首先经济会变得不好,比如说房价跌带动了相关的产业链都陷入其影响,新的经济增长方式没有很快得树立起来,因而在这个情况下政策就先放松了。此后,(货币)政策放松并不意味着企业效益很快就好转。这个时候CPI降幅可能停止,因为大家就认为我的钱又有了,又开始再炒一轮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股市不是好事,因为上一轮(货币政策放松,资产价格上涨)已经证明,当资金放松他重新注入新的流动性的时候,股市未必能好的过别的投资品市场。因为股市里面的掣肘因素更多。所以我觉得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股市是不好的。相反,倒是当CPI落的很快、企业效应还没有回落、以企业效应为代表的上市公司业绩还不错、市场很悲观的这个时候反而面临着很大的投资机遇,这个组合如果出现的话,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的出现。甚至如果新一届的政府、新一界领导班子上台的时候正好面临这样的一个机遇,(同时)他们在经济发展、政策、国际事务、地方利益等方面处理的很恰当的话,中国股市也不排除是一个历史大底或者是一个大牛市这样的可能性。因为毕竟熊市从2008年开始算的话就已经熊了四年了,到明年就五年了,(这个时候市场)面临着新的机遇。

   董晨:建议散户当前秉承更谨慎的投资态度

   金融界:如果是针对我们的这些散户您觉得散户应该秉承一些怎么样的投资策略,而且针对那些散户又有哪些投资机会呢?

   董晨:如果仅从具体的个体的散户的投资角度来讲,我觉得首先就是我刚才谈到的,要进一步观察当前的经济形式,包括当前的政策的变化。我自己认为新一届的一行三会的领导的更替,代表了更为稳健、更为谨慎、更为规范的一种监管思路,资本市场要想在创新或者是在大发展上做文章的话首先要看其规范和谨慎是不是产生了良好的效应,有没有出现新的组合。所以现在,我倒不对资本市场、股市马上涨给予太高的希望,所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如果我们就在今天这个时点去谈这个(散户投资)的话,我觉得现在让我去观察市场,没有太大的投资机会,因为前景并不明朗,就是CPI先落还是GDP先落?谁落的更快?是一个未确定性的事件,我倒建议(目前)保持一个更谨慎的投资态度,因为毕竟已经反弹了。今天是1111日,我觉得站在1111日的(时间)节点上投资应该谨慎一些为好。

  董晨:A股发行变革是下一轮牛市启动的前提条件

   金融界:您对现在的IPO发行环境有什么看法呢?现在它所处的环境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

   董晨:从发行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从中国已经有的发行的市场、发行的制度和发行的效果来看,我觉得应该说争议很多,让我自己判断应该是并不理想,发行的家数偏少,个别企业筹资额偏大,很多企业筹完资以后就出现高管套现,这些(问题)对于市场来说是实实在在无法回避的,但(相关的)改革措施并不明显、并不到位。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发行市场的变革应该说迫在眉睫,或者说是下一轮牛市启动的一个前提条件。(如果)发行制度没有改革,(那么,市场)只要涨,立刻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圈钱,对吧?无论是大盘股也好,创业板也好,现在的PE项目那么多,我觉得(这些)都会导致市场更多的资金流出。所以说在这方面应该达到一种平衡。我并不是是说限制(IPO发行),而是建议发行制度应进行优化,比如说在PE投资和新股发行市场的投资也就是新股申购方面,PE投资者和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收益整体应达到一个均衡,那么在发行制度方面绝对要避免恶意套现现象的出现。但是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观察,监管部门在这些方面采取的措施还是过于的滞后,或者是过于的被动,在应付出现的问题时才去思考才去讨论,没有做到之前的防范。

   董晨:应该尽早推出新三板

   金融界:您认为新三板目前面临着哪些问题?新三板扩容又带来了哪些影响,有哪些的风险需要警惕呢?

   董晨:首先从长期来看,从新三板对于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战略意义的这个角度讲,我倒不认为(新三板)推出的早了,应该说还是有些晚了,应该尽早的把它推出来,然后(这样就)有更多的投资者可以参与进来,然后它的挂牌、它的交易,它的制度设计更多一点,它的流动性更好一点,更多的人去参与,有更多的好的企业在里面。我觉得从这些角度来看,对于新三板建设和新三板的发展在目前为止推出或者是在做,应该是可以做的更好。

   金融界:您觉得有何风险?

   董晨:资本市场就是一个高风险市场。无论是对新三板市场中参与的企业发行人、三板的制度设计人还是参与三板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三板市场肯定比创业板市场风险大,创业板市场肯定比中小板市场非常大,中小板市场比主板市场风险大,对吧?主板市场里面小企业的风险比大企业的风险大。从A股来看,到现在为止,除非你买的很高(买入的点数),否则的话你买大反股肯定跌的少,当然挣钱的机会也是很少的。

  董晨:当前国际板推出时机还不成熟 开放应对等

   金融界:现在大家都很关注国际板的问题,您认为它的推出将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哪些质的变化?目前国际板推出的时机是否已经成熟?

   董晨:也是从整个的资本市场的发展战略的角度考虑,中国的市场早晚要放开的,所以国际板也是早晚要推出。中国的企业要到美国,包括金融界网站也在美国发行上市,也拿到了资金,美国人对中国人就是一个开放的心态,中国应该对世界也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心态。只是说要看推出的时机是否成熟,(此时)推出(国际板)我觉得倒没有什么不应该推出的,但我觉得(要论推出国际板)时机成熟应该是对中国整个的资本市场(现状)进行全方位的扫描,(因此)我认为(当前)时机不成熟。现在来看,中国(资本市场)应该在制度建设方面做更多的事情,包括中介机构、包括机构投资者、包括舆论导向、包括监管层和决策层的沟通和讨论等方面,应该说都还很不充分,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如果国际板一旦推出的话,不出问题还好,但是不可能不出问题,一旦出了问题的话立刻就会被舆论、投资者、中介机构打的稀里哗啦。

   作为一个证券中介机构来讲,我就谈中介机构在(国际板)方面的不充分的问题。可以很显然的谈到,国内的券商在国际板项目的储备方面还是偏少的,大多数还要依赖国际券商来承销保荐,这个对于国内券商的国际化战略、包括走出国门都有很大的伤害。那么,打个比方,是不是应该只能国内券商来承销保荐,不要国际券商来承销保荐做这件事情?当然这也不合理,既然是开放肯定是要全方位的开放。那么,是不是应该和海外的证券监管部门(沟通),比如说和美国的证券监管部门就中国的券商到美国去设立分支机构、走出国门,做更多的制度上的设计和交换?实际上不存在中国金融市场单方面开放的问题,既然中国金融市场要开放,美国金融市场也应该对中国做更多的开放。像很多海外的券商现在已经进入国内,比如说成立了合资的证券经纪公司,(成立)合资的保险公司,甚至入股、参股中国的银行。但是中国的金融机构要到美国、欧洲去的时候,无论是制度建设还是市场准入,限制还是非常多的。所以我觉得,既然要开放大家就要对等,应该给中国(金融机构)更多的机会到国际资本市场上去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