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刷新

  『本期导读』刚刚结束的十八界三中全会为未来中国经济改革勾画了蓝图,但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阻力摆在执政者面前。经济改革现在究竟面临哪些阻力?民营经济的发展真的迎来新的春天了吗?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本期《金融街会客厅》邀请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为大家理清目前真实的改革图景。

  『嘉宾简介』周德文,1961年7月出生,高级经济师、大学兼职教授,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现任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对中国中小企业生存状况做了长期深入的研究,是温州研究民营经济发展暨“温州模式”的知名专家之一。

  第一节 周德文:金融改革至少要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

  金融界:今年是中国各项改革的元年,金融改革尤其重要,在您的预想当中,金融改革的蓝图是什么样的?包括哪些框架?

  周德文:金融改革是在温州率先拉开序幕的,温州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一个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当时我觉得:从企业的角度希望通过金融改革能够把大量闲置的民间资金通过金融平台集聚起来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一个与民营经济、实体经济发展相适应的金融体制机制,能够真正达到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当然围绕这个目标,现在的金融改革正在从多方面推进,比如说要设立民营银行,要打破金融的垄断,让大量的民间资本也能够公平的进入金融领域以及其他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从而更好的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包括引导民间借贷走向合法化,这是金改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第一,现在民间借贷的规模越来越大,温州地区已经达到1200亿,浙江省达到1.5万亿,全国已经达到3.7万亿,这么大规模的民间借贷,现在大部分在地下运行,看不见摸不着,容易引发重大问题,比如造成社会的不稳定,酿成民间借贷危机。我觉得应该有法律来规范民间借贷的发展,所以我这几年,一直在积极推进民间借贷的立法。

  第二、利率市场化,没有利率的充分市场化就不可能打破垄断,只有利率市场化才能真正让金融机构之间形成充分的竞争,从而降低利率,改善金融的融资成本。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的市场化及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包括个人资本海外直投,我们认为这些都是金改的重要内容。只有在这些方面取得突破,才能真正造就一个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金融体制,促进经济更加健康的发展。

  第二节 周德文:金改已经取得突破 明年将有大进展

  金融界:在做出这些设想的时候,您认为它的可行性体现在哪些方面?

  周德文:在我的设想里的金融改革都具有非常强的可行性。

  第一、尽管现在金改的步伐还比较缓慢,温州金改已经两年了但还没有取得重大的突破。但是已经做了大量事情,应该说在某些领域已经取得初步的成果。比如民间借贷合法化,浙江省人大已经率先在全国立法,在浙江范围至少在温州范围民间借贷已经合法性。此外,现在国务院的放贷条例也在积极推进,已经六易其稿,我估计今年12月或明年初有望推出。

  第二,利率市场化现在进展速度也很快,存款利率的市场化目前还没有完全实施,但是借款利率的市场化已经成为事实。加上三中全会以后金改的进一步推进,我想利率市场化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包括个人资本海外直投,现在方案已经上报到中央,等待各个部门的进一步协调。我相信每一项都能够实实在在的推进。

  第三节 周德文:改革已到攻坚阶段 连石头都摸不着了

  金融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您觉得金改和您当初的设想有哪些差距?主要阻力集中在哪些方面?

  周德文:改革本身是非常艰难地,更何况现在三中全会提出来要进行深层次的改革,也就是改革已经到了攻坚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会遇到很多阻力。

  第一、会碰到习惯思维的阻力,因此人们的思想还需要进一步解放,近年来我们国家依然存在比较严重的所有制歧视,这种观念不改变,改革很难进一步推进。

  第二、会受到利益集团的阻力,利益重新分配就会导致各种力量的此消彼长,就会损害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利益,这些利益集团会疯狂的反扑、阻碍。中央的决心也很大,已经明确讲要打破金融垄断,打破国企垄断,我相信在各个垄断领域打破利益集团的阻碍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确实难度也会很大。

  第三、改革本身是新生事物,以前我们常说“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可能连石头都摸不到了,所以现在必须得有更大的勇气,更大的冒险的精神来推进改革。现在,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我国改革的进程和改革的深度。

  金融界:作为金改试验区,温州金改已经推行了一年多,在推进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实际阻力?

  周德文:跟我刚才讲的三方面的阻力都有很大关系。首先就是观念要改变,比如说我们开始报了很多方案到中央,结果都被中央的相关部门给打回来了,他们认为跟现行法律,现行政策不相符。这样改革试验区就变成空话了,所以要大胆试验,要杀出一条血路,就要突破现行的法律和政策,那才叫改革。如果还要事事汇报、事事请示、改革肯定不能推进。

  另外,在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一些特殊利益集团的阻碍,现在金融机构的日子很好过,在国内目前还是垄断的,它们攫取的是暴利。在这样的情况下,温州金改推行时这些银行当然就不愿意更多的民间资本来分割市场蛋糕。就像我们挤公共汽车一样,没挤上去的人都想挤上去,一旦上去后就想马上把门关上,当时很多国有银行就是这个心态。

  实际上我们国家的政策不可谓不好,我们相继推出了“老36条”,“新36条”以及金改条例,但是在实际操作中都遇到了“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特殊利益集团设置的障碍,所以温州金改在当初推进时确实有很大的难度,遇到很大阻力。

  第四节 周德文:中小企业融资难没有改观

  金融界:事实上,金改的目的之一就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现在这一问题缓解了吗?

  周德文:融资难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金融改革以来政府也出台了很多措施,但是这些举措大都是治标不治本,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源性问题。所以现在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依然非常严重,今年以来实际上更加严重,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引发严重危机的程度。

  此外,现在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直线上升、有些地方金融机构已经出现了资金荒,所以现在企业融资就更加困难。

  金融界:之前温州有很多中小企业破产了,有金融危机的影响,您认为有没有金融支持不力的原因?

  周德文:我认为金融支持不力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原因,比如金融危机导致外贸环境恶化,加上国内某些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控过度以及企业自身的一些原因,但是我认为目前的金融体制已经滞后,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所以必改不可。全国工商联调查:全国的90%的中小企业没有跟银行发生任何借贷关系,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中小企业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贡献率已经达到70%左右,但是中小企业得到的资源利益只有20%到30%。这就说明我们的制度有严重的缺陷。

  第五节 周德文:国外对中小企业支持比国内多 不容否认

  金融界:中小企业融资难有企业自身规模小、风险大的问题,也有银行衡量风险方面的考虑,您觉得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周德文: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全球性的问题,确实也不仅仅中国有,但是国外一些国家解决的要比中国好。我曾经到很多国家去考察,日本、德国、法国包括港澳地区以及台湾,他们为中小企业融资所作的远远要比我们完善,这是不容否认的。金融机构主要资源会向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倾斜。而我们把大量的资源给了国有企业、给了大型的企业、给了地方政府,我认为这是不正常的。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真正为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体系,这要从政策上开始进行全面的改革,我们的金融改革任重道远,不仅仅是设立一两个民营银行,而是需要从体制机制上建立一个适应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体系和政策环境,包括一系列考核的指标,比如说对中小企业不良贷款率的容忍度要比平均水平高一些。

  中小企业全世界都一样,它就像婴儿一样,刚刚诞生,抗风险能力要弱,就需要父母亲给予更多的关爱,长大了就不需要那么多关爱了。中小企业需要政府包括金融机构给予更多的扶持,这个扶持肯定有风险。但是一旦把他培育起来了中小企业就能够给国家、社会带来更大的贡献。所以很多国家包括德国等国家都很注重培育中小企业,整个政府的资源向中小企业倾斜。

  金融界:他们具体是如何做的?如何权衡风险?

  周德文: 我认为国外也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国外银行也希望能够赚大钱没有风险,这时就需要国家出台相关的政策,国家是掌握资源和政策的,比如说中小企业要设立民营银行,民营银行就应该是区域性,它的任务就是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它不能给大企业贷款,比如可以规定单笔贷款不能超过500万,甚至不得超过50万。

  国外就是这么做的,他们有一系列法律对金融机构做出约束,比如批准设立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就必须是区域性的,不能将分支机构都开到大城市去,只能放在乡镇、农村、社区等特定的区域。

  金融界:风险如何规避?

  周德文:给中小企业放贷可能存在比大企业更大的风险,但不是绝对的,政府应该给银行一定的补贴来共同承担一定的风险。比如说日本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资金来资助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的机构,包括微小银行及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的机构,这样就能在某种程度弥补银行一定的风险,银行就会有积极性为中小企业服务。

  第六节 周德文:民间资本对金改新政举棋不定 怕再遇阻力

  金融界:十八界三中全会提出包括电信、金融行业要向民营资本开放,您觉得这次的决心有多大?浙江的民营企业有没有感受到?

  周德文:可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央肯定是诚心要开放各个垄断领域,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混合所有制的概念就是希望国有和民营的概念逐步淡化,国有资本可以进入的领域民营资本也可以进入,可以合作进行经营,共同进行投资,但是确实中央上层政策的贯彻需要一个过程,因为改革肯定还会受到既定利益集团的阻碍。

  金融界:那据您了解温州的民营企业对政策的态度是什么,有没有什么顾虑?

  周德文:他们的态度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非常的高兴,觉得三中全会进一步提升了民营企业、民间资本的社会地步,更加强调从法律上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它们满怀信心,满怀期待。

  但是肯定也会有一些顾虑,因为之前国家出台的一些政策遇到了很多阻力,“老36条”、“新36条”以及温州金改都遇到了很多阻力。三中全会的60条决议能不能真正得到贯彻落实?要看实际推进的情况。

  金融界:您上次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温州企业正在联合起来成立民营银行,现在这方面的情况怎么样?

  周德文: 温州资本对投资民营银行情有独钟,一直想进军这一领域,从“老36条”开始就积极申报,“新36条”以后也积极申报,现在也在积极申报。

  据我所知,温州目前已经有20多个团队在积极的进军金融领域,我直接交流过的就有十几个团队,他们都想进入这个领域,现在就等着更加详细的政策出台。现在关于民营银行设立的条例还没有出台,估计12月份或者明年一季度可能会出台,一旦出台,温州的企业就会积极的申报,争取能够喝到头口汤。

  第七节 周德文:房价大跌不意味着温州经济将持续下滑

  金融界:现在全国各地的房价都在上涨,唯有温州的在下降,这是温州经济进一步下滑的前兆吗?

  周德文:温州经济确实遇到了一定的危机,其中一个标志就是房地产价格严重下滑,但是温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城市,温州人投资房地产早已经过了刚性需求的阶段,大部分人是抱着投资的目的,而不是完全为了自己居住。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特别是政策的调控力度加大就会迫使房地产领域泡沫的破裂,造成房价的下滑,交易量的减少。

  温州目前确实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但总的来说,温州的房市也好,温州的经济也好不会有大的问题,因为温州人就是在一轮一轮的危机中不断成长起来的,温州以前在对外投资中确实有一些不理智的行为,但是温州已经意识到并且已经开始反思,所以现在对投资都非常理性,并且社会和政府都给予了积极的引导,我觉得温州的房地产未来依然会健康发展。

  金融界:您前年(2011年)接受我采访的时候,温州中小企业破产很严重,现在这种势头有没有刹住?

  周德文:这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2011年是最严重的一年,确实出现一些跑路、企业跳楼自杀、破产倒闭等现象。但是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大力工作下,这种趋势被扼制,现在已经没有企业再像2011年一样出现大面积的倒闭、跑路、跳楼的现象了。

  第八节 周德文:民营资本和国有资本不是对立关系

  金融界:之前很多人一谈到民营资本和国营资本的关系就会用“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来概括,您觉得现在的关系是什么?

  周德文:我认为国进民退也不对,国退民进也不对,实际上,三中全会已经指明了方向,未来的国企和民企要共同前进,共同发展,而不是对立的,我觉得要逐步淡化所有制的概念,以后国企民企都是共和国的儿子,国企是大儿子,民企是小儿子,都没有对立关系,大家共同为国民经济发展做贡献,不存在你死我活,你进我退的问题。

  我写过一篇文章,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期刊上发表,题目就是国企民企要和谐发展,它们之间完全是可以和谐发展的,不要有所有制的歧视,要为所有企业发展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不仅要保护国有企业的合法权益,也能够维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要形成大家共同的发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良性循环的机制。

  ——访谈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