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导读』在节能环保的大潮中,它立志成碧水之源;在资本市场的平台上,它备受投资者青睐;未来将如何保持技术领先?怎样平衡发展与稳健的天平?实业与资本的结合之道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本期《金融街会客厅》走近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CFO、董秘何愿平先生。

  『嘉宾简介』何愿平,现任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和董事会秘书,兼任北京久安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碧水源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江苏碧水源环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北京碧水源净水科技有限公司监事,云南城投碧水源水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常务理事,欧美同学会•澳新分会理事,北京海淀区第二届优秀青年企业家。有多年高层运营和管理经历,在投融资和企业管理、实业运营、财务等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曾经作为投资人成功投资过多家企业,取得了较好的业绩。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何愿平:碧水源始终把技术创新摆在第一

  金融界:碧水蓝天自古以来一直是人类理想的栖息地,但是现在水环境的污染确实非常严重,今天我们就请碧水源科技的CFO何愿平先生来为我们谈一谈如何治理水污染的情况。何总您好,碧水源是一个非常诗意而动听的名字,它现在也是我国资本市场上一个非常闪亮的标的。污水处理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从碧水源在资本市场的反映上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但是这一块儿它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我们也知道碧水源是直接参与国际竞争的。这底气跟核心竞争力是从何而来呢?

  何愿平:从成立的时候起,我们自己有一个理念,就是我们必须要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而不是说我们做一个很传统的技术或者一个行业。作为(当时)从国外回来身无分文的创业者,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技术来进行创业。应该说,这些年碧水源的发展还是很快,第一,2001年我们成立的时候资本金大概只有40万块钱,到现在我们有接近40个亿的净资产,近10年时间增长了一万倍。第二,我们在技术这个领域,特别是我们从国外带进来一个最新的,最先进的膜的技术在中国来应用。我们刚回来的时候中国这一块儿技术非常之少,通过碧水源这几年的研究开发和努力,应该来说这个技术已经逐渐的成为我们国家水处理市场的一个主流的技术。第三,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个技术,也主要是我们这些人对中国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整个的技术现状和治理的现状很了解,所以我们在选择技术上一定要找一个技术,是能够把这个水资源化,这样是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

  金融界:现在在国内水处理市场碧水源是否是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

  何愿平:在国内的环境保护,特别是水处理领域,我们应该来说在综合实力方面是走在比较前面的。这怎么来说呢?第一个,在资本市场上所有的环保公司中,我们公司是少数自己拥有独特的技术和自己拥有独特的产品的公司之一。第二个,在行业膜技术这个领域,我们在世界上也是前三强的。在很多竞争对手的眼里,特别是在国际市场,碧水源是非常之响亮的(品牌),别人都把我们视为一个很尊敬的一个竞争对手。

  金融界:未来怎样去保持技术的领先?

  何愿平:碧水源从创始到现在,一直就把技术创新摆在第一的位置,碧水源要做的事情必须通过技术创新,要依靠创新的手段来改变我们国家环保的现状,这样同时也才是我们的出路。所以碧水源一直坚持着这条道路,并且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的投入也非常大。你看在中国的民营企业中有专业的一大批人来进行研发的公司是很少的,而我们碧水源每年(在这个方面)投入几千万,并且有一个一百多人的研发团队,是专业的来进行(膜技术)研发的,并不从事(其它)任何的业余的服务等方面。我们碧水源自己清楚的知道,我们只有创新,向前走,我们才能够保证我们的领先。

  何愿平:行业太大机会很多 碧水源将继续专注膜技术

   金融界:“碧水源模式”目前在实践中应用的情况怎么样呢?

   何愿平:我觉得在中国要成就事业,首先是要有一个好的技术,第二就是有一个商业模式把技术很好的应用起来。应该说首先在技术创新这块碧水源走在世界上比较前的位置,我们有一支具有国际视野的研发团队,紧跟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第二,在商业模式上我们也有一些创新。为什么呢?因为水处理这个行业在中国主要是每一个地方的市政(来购买应用),那么对我们来说必须创造一种对每一个地方的市政都有吸引力的商业模式,我们的办法就是共营,跟很多地方市政进行『公私合营』,我就觉得碧水源要做大,如果说我们只是局限在某几个小的区域,那是不对的。我们要走出去是跟别人共享技术,共享利益,然后做到多赢,大家都有这个发展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碧水源的模式。从目前来看,我们这个模式还是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功。到现在为止,我们原来准备在国内建立的『八大军区』中已经完成了六个主要的省市的布局,并且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

  金融界:在当地的占有率是什么样的情况?

  何愿平:当我们进入一个地区,作为我们自己来说,希望就是(当地所有涉及膜处理技术)能够全部用(我们的)技术。因为这个技术本来从社会效益和方方面面来说是很不错的。从目前这些地区来看,应该来说我们的技术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应该来说按照我们原来的想法在实施这样的技术(应用)。

  金融界:我的理解何总是比较低调,但实际上这种覆盖率已经是非常高了。

  何愿平:应该还可以,特别是上市以后,我们的发展速度非常的迅速,也保持了高速的增长,特别是在很多地区。应该说过去膜技术在水处理行业里面占的比例比较低,(而)这几年我们井喷式发展,一个是跟国家的大的政策相关,第二个也跟我们商业模式的推广很有关系。

  金融界:今年还有哪些计划呢?

  何愿平:在我们国家水环境敏感的地区,我们经过研究以后,都会进行布局,与很多地方都在商讨合作的事宜。作为上市公司,我们未来有进展时会来公告这些内容。

   金融界:就是还是会持续的去推进?

   何愿平:持续,肯定。

  金融界:我们注意到碧水源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围绕核心技术做外围的拓展,下一步在战略部署上还会有哪些方面的考虑呢?  

   何愿平:我们希望打造一个综合实力和竞争力比较强的公司。第一个,我们还是围绕着水和膜技术领域里上下游的产业链方面,我们把能力范围内(能够做的好的做好),从工业污水到市政污水,乃至于到家庭喝的安全的饮用水都是用我们的模技术(可以应用的),我们也可以适当的进入到与此相关的像污泥处理、固废等领域里面来。应该来说碧水源还是专注我们的主营业务。

   因为这个行业太大,机会很多,所以我们首先自己还是比较专著专业去做(膜技术)。此外就是跟我们相关的或者相近的行业我们再去做,没有考虑去跨行业的做的距离太远,因为本身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新的技术,里面有很多的机会能够去做,我们觉得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何愿平:“碧水源模式”的区域扩张强调一盘棋管理

  金融界:比较复杂的业务模式必然会带来比如说像流程控制,风险管理,财务统筹等等方面的压力。那您对这个难题是怎么解决的?

  何愿平:谁都希望公司发展的快,但是我们觉得要把风险控制好。碧水源从成立到现在,我们一直走的很稳健,就是要充分考虑到公司(加快)发展的实力(基础),包括人才、管理机制、体制等,碧水源自己也摸索出了一套适合于中国国情和自身、实用的管理模式。像去年我们发展速度比较快,也成立了十几家分公司,整体来说我们的运营或者管理包括流程做的还是非常不错的,也可以从我们公司业绩看的出来:(碧水源)去年的(盈利)增长率超过90%100%,在目前我所看到的上市公司的预报中基本上是名列前茅的。目前我们也有相当大的规模,我们觉得对自己的这种发展前景还是非常的有信心,我们也相信我们能会做的很好。

  我们公司业务都有一个统一的流程或者模式,成立了分公司我们都会来引用这种流程和模式。在管理方面,我们的每一个下属公司,我们这是有一套完善的制度,包括业绩考核、人才配置、财务费用、成本控制等,我们都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如像资金的统筹,集团会以一个统一的名义来为每一家公司(配置),根据它的需求和项目的需要,设定(财务)指标或(财务)模型由公司统一来配置。我们觉得加入到碧水源,无论是碧水源控股还是参股的公司,我们都是一盘棋,在一个统一的指挥之下,从人事、制度、财务管理、业务统筹,还有技术使用等,我们都是在一个指挥之下协调的统一去发展,所以我们就可以确保整个碧水源这个大的家庭能够发展好,并且管理方面能够跟的上。

  金融界:控股的公司我想应该会好点,那像参股的公司的话,在管理这些方面怎样?

  何愿平:这个都没问题,我们在跟别人签合资协议的时候都有规定,它必须要服从、要和碧水源的规定不冲突。(因为)第一,碧水源是一个上市公司,我们的观念是相对正规的;第二,碧水源也希望合资公司能够发展的更好;第三,碧水源能够给合资公司带来民营的机制;第四,碧水源也有好的品牌,有很多从技术到管理到市场方面的经验。所以我们在签合资协议的时候,在这个方面都做了这种规定,对具体的制度也会作详细的梳理,以确保跟我们公司管理方面不冲突,能够保持一度,能保证交流的畅通、管理的畅通、下达任务(及执行)的畅通。

  金融界:经过这一年多的攻城略地也好、独特模式的发展也好,在您现在看来, “碧水源模式”它的优势和缺点不足各自是方面呢?

  何愿平:碧水源这种(业务)模式的优点是我们能够把碧水源的技术和资金用到极致,能够更好的去服务社会。因为我们一直认为我们要求创造社会效益,如果社会效益好了,自然而然经济效益也会好的。当然,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可能给大家展示的是经济效益第一,但是实际上碧水源有一个理念:我们要用创新去改变世界。过去很多人都说,袁隆平能够解决中国吃饭的问题,我们也希望碧水源能够为中国喝水的问题尽一分力量。如果说我们在(理念上)能够达成一致,(运用这种业务模式)我们能够充分发挥优势,包括机制、人才的吸引、品牌、技术的优势、过去的经验,还有目前来说碧水源也发展大了,资金方面也有这个实力,这些都是我们的优点。至于缺点,我觉得每一个公司或者每一种模式都在不断的积累经验中去改善,去调整。总体来说目前模式的应用是利大于弊。真要说弊端,可能就是公司发展太快,而一个新的(分)公司融入到集体需要时间。目前我们也在逐步的调整每一个(分)公司进入到整个平台上的节奏,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金融界:您刚刚也谈到资金,我们知道碧水源是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募集资金最多的公司之一。这说明投资者对它的认可。现在这个资金的使用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何愿平:在资金使用方面,(目前)超募资金我们大概使用了一半多一点点。我就一直认为一个企业需要资金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企业可能经营不好,现金流短缺,需要资金;还有一种是这个企业机会很多,确实发展很好,需要资金。那么我觉得碧水源无疑是属于后者。既然我们在资本市场募集了20多个亿的资金,那我们必须不能够把它放在公司的银行帐户上去吃利息,而应该投入到实际的发展中去。在这个方面,碧水源在过去的一年多做了显著的工作,我们进行了十三个(分)公司的投资,并且我们都取得了积极的效果,从碧水源的能力建设,到碧水源占领市场的方方面面,还有技术的获得等这些方面都有显著的成就。所以我感觉就是,经过(上市后)将近两年的发展,碧水源核心竞争实力,我们的市场能力,综合实力越来越高,从业绩的角度也体现了我们目前的行业地位和实力。

  何愿平:三方面因素有望保持碧水源盈利持续增长

   金融界:去年碧水源在打造整个产业链方面有很多动作,这些举措对于赢利的影响大概是什么情况的?

  何愿平:你可以看到碧水源(对2011年年报)也做了预披露,去年营业利润增长90%100%。我看到很多公司(营业利润率)基本都是10%左右的,(也有)很多(公司营业利润)预测都调低了,以此来看碧水源还是保持了一个高速的增长速度,特别是碧水源现在的规模比较大,不像公司比较小的时候实现高比率的增长比较容易。碧水源在(盈利增长)这个方面还是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特别是通过募集资金的投入,(加强)对整个产业链的建设,(使)我们的综合竞争实力和业务的运作能力都大大的增强,这样我们才能够保持高速的成长。

  金融界:预增主要是哪几个因素影响的?

  何愿平:增长原因主要是来自于三个方面,第一,在国家大的好的节能减排形势下,我们膜技术越来越得到更多的认可。(得到认可是)因为我们这个技术能够同时解决水污染和水资源短缺两个问题,而这也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现实问题。第二,我们国家缺水,最近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是干旱,因此对于高品质净化水具有刚性的需求。而我们这个膜技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所以这也拉动了我们这个技术的发展。第三,碧水源自身的综合竞争实力越来越强,市场份额稳步在增长,在这个领域确定了我们的地位。这就是带动我们增长的三个主要原因。

  金融界:未来在盈利的持续提升上将会有哪些措施呢?

  何愿平:整个赢利方面我觉得我们应该会保持一个稳定的、快速的发展。为什么呢?第一,我们这个技术在中国现在水行业里占的市场份额并不特别高,在4%左右,将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第二,整个中国的水(净化)行业刚性需求特别大,(因此)对我们这个技术需求也特别大。第三,碧水源会越来越强大,从团队的经营、乃至于我们整个的思路、商业模式、我们整个的实力(会不断)的提高,这有利于我们公司能够保持一种稳定的快速的发展。特别是我们对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的要求):必须保证是在国内乃至于世界上走在最前列的位置。这是我们对未来发展拥有信心的一个最基本的基础。

  何愿平:碧水源计划将分红政策完全固定

  金融界:碧水源也是被誉为两市环保的“股王”,未来在投资者服务跟回馈方面有什么计划呢?

  何愿平:碧水源一直比较注重对投资者的保护,第一,我们要做好投资者关系,从这个信息的披露,我们严格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来做。第二,对中小投资者我们尽量去保护,为他们提供一些(好的服务),包括从信息的交流,对未解问题的解答等。第三,我们公司将来无论是分红还是(其它)方方面面我们都会顾及到所有的投资者。我觉得投资者就是我们的股东,碧水源整个团队认为,我们必须为投资者服务好。

  金融界:您刚才提到这个分红,当前监管层也是希望上市公司把分红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在您看来的话,上市公司应该怎样兼顾长期目标跟短期利益之间的平衡呢?

  何愿平:我们一直有一种这样的理念,就是有赢利你必须要回馈投资者,所以我们碧水源每一年基本上是连续下来了,每一年我们都有分红,(且分红)是不能低于一定的比例。从国际上所有的上市公司来看,国外的这个分红政策应该都是相对稳定的,我们也非常的赞成和理解证监会对这方面的要求,确确实实我们碧水源在这方面是这么来做的,我们碧水源也一定会在新的股东大会上去修改章程,将公司的分红政策完全的固定下来,保持着一个比较合理的一个水平。

  何愿平:碧水源并购经常采取“对赌”方式

  金融界:上市公司应该怎么样去平衡它的财务状况呢?

  何愿平:从国际(企业)上来说,作为财务总监应该在公司是一个战略者的角色。当然中国的情况有所不一样,很多公司的财务总监可能只是管财务这一块儿为主。我是我们公司的财务负责人,但实际上我对公司从战略规划到业务都比较熟悉和了解。我觉得一个公司当进入资本市场以后,它肯定就是两个轮子(来转动),一个方面要发展自己的(实体)产业,另一个方面从资本这个角度来说也要为这个实体经济去做好服务,所以在如何实现两者之间的平衡上,我觉得也对财务总监要求非常的高,他要从战略的发展定位、商业模式、乃至于公司业务的每一个步骤(去考虑)。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碧水源这几年的发展都是走在相对比较正确的道路上面,这也是跟我们在(财务)方面积累的经验和我们所用的人员相关。所以说,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要重视(财务总监)这个角色,发挥这个角色的作用,我觉得这可能是大家都要去探讨的一个问题。我也希望中国所有的上市公司进入资本市场以后,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将业务跟资本的结合做的更好,我也希望碧水源在这个方面能够在国内的上市公司做一点探索。

  金融界:碧水源目前除了创业板上市之后,在资本和业务结合方面还有哪些探索?

  何愿平:对于怎么在资本方面支持公司业务的发展,第一,是在并购、兼并、战略发展、商业模式探讨、仍至于我们去跟别人合作的模式(等方面)。第二,主要是在技术等方方面面的投入的平衡。这都有非常大的关系。因为你要分配你的现金流,要做好你的规划,然后在各个方面要能权衡怎么对公司发展是最有利的。这不是说一个概念,我们必须是要有一个数据能够体现出来的,所以要量化,这就是做财务的人必须要去做的一个事情。

  金融界:现在的数据比例大概是什么情况?

   何愿平:在任何决策方面我们都有一个量化的指标,不会是空空的谈行或不行,必须是有量化的指标,包括我们交给股东大会、董事会的所有要去决策的事项也是这样。我们对外的并购,常常、大多数都采取『对赌』的办法,就是说在与别人(合作者)做一些方面的约定,‘我必须要决定你对这个合资公司的贡献有多大,你才能够有对应的股份’。因为我过去也是做风险投资的,中国的第一个『对赌』协议我也是积极的参与者之一。所以我们(碧水源)在这个方面合理的应用,能够发挥人(合资方)的主观能动性。好多人都说事在人为,我们说这个『事』(究竟是哪个字更贴切),有人说是事情的『事』,事业的『事』,也有人说是试尝的『试』,关键是看人怎么为,这非常的重要。所以我们在机制方面是必须要去研究,要(考虑)怎么掌握好的激励机制,让所有的员工能够发挥他的最大的能动性。 

  金融界:在资本方面我们有哪些底线?是涉及到那些个条线,哪些个比例,到这个位置就必须要停止的?

  何愿平:肯定我们心里面谁都有一杆秤,碧水源目前来说我们负债率还不是特别高,所以我们首先要利用好中国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利用好我们在债务方面的优势和信用方面的优势,尽量的来作支持或者拉动业务的一些手段,像我们也会去从事BT(生物技术)或者类似方面的一些业务,这样能够确保我们公司能够去承担更多的业务。

  金融界:像去年进行13家投资或合建公司等事项,大概银行的负债能到多少呢?

  何愿平:我们去年在银行的负债不是特别多,基本上就是只有一个亿的负债,我们还主要是在利用我们的超募资金还有本身自己赢利所产生的现金流。我们碧水源应该来说在资金的整个操作或者运营方面是非常的稳健的,会考虑到我们的发展而有步骤合理的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