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导读』在资深投资专家眼中,2012年的国际与中国经济形势将如何演变?通胀噩梦犹鲜明,大宗商品的未来将何去何从?雾霭密布的资本市场,掘金之道将怎样与产业机遇相逢?本期《金融街会客厅》邀请北京世纪佳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首席投资官王磊来分享他的观察与体会。

  『嘉宾简介』中国农业大学首届MBA(国内首批期货与金融衍生品专业方向MBA),曾任某上市公司战略投资总监,精通投资银行业务,擅长宏观经济研究与战略投资,拥有成熟的资金管理与风险控制管理等私募基金管理模式与经验,国内一流金融衍生品投资管理专家。

  以下为专访文字实录:

   王磊:欧债危机恶化的程度还不够充分

   金融界:股指期货对于宏观政策的反应是比较敏感的,在您看来明年的国际金融经济形势会如何?

   王磊:谈明年的(经济)走势时,我们更关注的是欧洲的情况将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由它的(走势)进而判断出我们的预测,因为我们对市场的所有判断都只能讲是一个预测,所以说我们把着眼点落在欧债危机上面。以现在对欧债危机的一些认知来判断,我们觉得它还会向一个极端的方向去发展,也就是说它现在恶化的程度可能还不够(充分)。因为这里面可能说是有各方面关系的博弈。它(欧债危机)的根源就是说它各国的货币是统一的,但它的财政是不统一的。那么它还有一个基本的经济状况来讲,各国的经济发展不平衡,造成了它现有的情况,大家肯定是还是想把它解决掉,那么当出一个解决方案的时候,它势必有一些国家会受益,而另外一些国家更多的是处于一个帮助者的这样一个角色当中,尤其是德国。那么我们对于这个事件的判断,就是说当它恶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会有某些利益团体,或者某些利益驱动者他们会达成一定的妥协,在某一个平衡点上达到平衡,这样才会最终形成它的解决方案。而当这个矛盾不激化到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的时候,它恐怕还会在某些情况上有一个侥幸的心理或者状态,那么它可能不能马上解决。实际上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无非就是欧洲央行去发货币,来解决这个情况。那么发货币可能有其他的一些手段,(比如)前两天出现的欧洲共同发联合债券的这样的手段,虽然没有被通过,那无非就是德国没有通过。那也就是说他们不希望自身拿出更多的国家信用来帮助那些债券价值已经较低的国家共同发债。

  王磊:明年二季度前国际金融市仍相对动荡 

   金融界:那在欧债的形势不明确的情况下,会对明年整个国际金融市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王磊: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到它解决问题应该是在明年一季度到二季度,甚至都有可能,理想的话可能一季度会解决掉,不理想的话,可能会到二季度。也就是说这一段时间,整个国际金融市场可能仍然会相对比较动荡,不是一个(状态)很明确的(时期),单边市可能不会马上出现。

   金融界:也就是说这个形势会在二季度左右能更加清晰或者明朗一些?

   王磊:对,时间上我们只能这么预测,或者推断,我们不能一下界定到某个时间点。希望大家关注的点是欧债的解决,如果欧债真能彻底地解决,达成解决方案的话,那么我们认为全球经济一定是向好的,这个时间点我们建议投资者关注的,也是我们自己在这个市场上的投资人所关注的,这个点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之后(经济)会向好的。

   王磊:政策运用非常灵活 中国经济发展总体向好

   金融界:您怎么看中国经济明年的走向呢?

   王磊:目前中国的GDP处于一个增长稳步放缓的势态,我们现在认为这是由于中国政府要管理通胀而采取对应的政策进而导致GDP增速稳步放缓。如果说(GDP)再过于低的话,那么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要有一定的要求。而如果说像我们现在这样CPI的指标,在逐渐地回落一些,那么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我觉得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这种政策的适度的调整,我觉得这个是(经济发展)向好(的信号),因为国家政策的真正的效果的显现,是需要有一个滞后期的,那么现在国家就已经看到这一点了,我觉得(货币政策)方向的转变,(虽然还)不能说是完全转变,但是苗头是非常好的,(政策)运用是非常灵活的。那这样的话,与我们中国现有的基础发展的情况来讲,总体来讲还是向好的,当然不排除这里面有一些风险的因素,但是总体来说它是向好的,所以我们还是认为只要政策明确的转向,外部环境没有恶化到全球性衰退的状况下,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是向好的。

   金融界:您怎么看待明年的通货膨胀的形势呢?

   王磊:通货膨胀的形势是这样,我们也研究大宗商品,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只要全球的大宗商品没有过度上涨,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振荡,或者向下,中国的CPI肯定是要继续向下走的,最起码是稳步的向下走。

   王磊:部分大宗商品充分调整后还会迎来一次上升

   金融界:目前已是11月底了,您可否对今年的大宗商品的走势做一个总结?同时预测一下明年的大宗商品它会有什么样的情况?

   王磊:实际上今年的大宗商品,我们认知是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在放货币,在救市,在刺激经济,那么美国的两次的量化宽松,中国4万亿的投资,这些情况造成了大宗商品在危机的时候触底之后的回升,这个回升当然是投资带动的大量的需求,导致了回升,而且它上升的幅度也很大。今年上升到了顶部,开始向下滑落,也就是伴随着这个状态,实际上大家可以看到,是由于我们中国的CPI开始升高,我们已经开始通胀,发展中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中国还相对好一些,大家可以看看印度、巴西这些发展中国家,它更严重,印度的通胀更严重。美国的经济实际上是在稳步向好的,由于政策出现的相对比较及时,方向也很准确,现在大家可以看到,实际上连美国最滞后的就业数据都在逐步地向好,因为大家知道,在这个整个的经济链条上,就业的数据实际上是相对滞后的数据,这个数据得到向好,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它还是在稳步回升,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从基本供需来看,由于已经有了一些国家出现了通胀,而美国经济又在回升,也就是说,随着GDP的增长,它的CPI也是逐渐上升,虽然没有达到通胀的状态,在这样情况下,各国会采取措施,措施出来以后,会抑制大宗商品的需求,那么在这种状态下,大宗商品产生回落,而且回落速度还相对较快,今年是冲高回落后的一个调整年,那么我们觉得,有可能本轮经济周期以来的大宗商品价格的增长,近期来讲,可能还会出现最后的一浪,最后一次上升,但这次上升也是在充分的调整之后。这个上升的幅度,可能会因为不同的品种幅度不一样,有的可能不会再冲过前高了。

   金融界:您觉得哪些品种呢?

   王磊:我们认为可能相对燃油、原油类的产品,还会有一个向上的力,它可能还会向上再涨一些。但前期涨得比较高的,也包括一些农产品,像棉花这类,可能很难再达到前期的高度了,它会是一个长期宽幅的一个振荡状态,这也是我们对明年的(大宗商品走势)一种简单的判断。

   王磊:明年股指期货的走势或为前低后高

   金融界:在这儿也请教一下,您怎么看待明年的股指期货的投资机会呢?

   王磊:具体到中国市场,我们认为中国市场,由于政府的政策方向已经开始进行微调,也就是说政府看到了我们经济增长的这样一个基础状况,那么基于这一点,我们认为从国内的因素上来看,可以说已经在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是一个相对的低位区间了。那么如果结合了全球经济的整体状况,尤其是欧洲的情况,也还是说,只要欧洲的问题不解决,它不一定会大涨,我们会觉得可能明年的,一季度、二季度,还是关键的看欧洲什么时候解决问题,一季度二季度不一定会有大涨,但是如果欧洲解决(问题),达到那个状态,我们国内的情况,由于我们的政策相对比较及时,又显现出来的话,那也许刚才我们讲,政策的滞后期大约半年的时间要有的,那么有可能是前低后高。

   王磊:目前采取相对更加保守的投资策略

   金融界:在这样情况下,您的投资配置和投资理念,能不能跟我们金融界的网友分享一下?

   王磊:从我们现在投资的情况来看,我们是更多的进行一个对冲性的操作。因为现在整体的情况还不是十分的明朗,尤其还是强调在欧洲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之前,从做投资的整体策略来讲,只要存在相对较大的不确定性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采取相对更加保守的投资策略,也就是说我们可能会在商品和证券市场之间,去进行一个对冲,也可能会是配置一些股票,会是一些我们觉得相对来讲,它这个产业还是相对有发展的(股票)。

   金融界:具体是哪些行业呢?

   王磊:我们应该多关注一下我们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发展的提出的这些行业,例如像文化产业等等,也包括稀有资源等等,这样的一些方向,大家可以参考地去考虑一下。不管是哪个方向,一定要找它自身发展基本面非常有潜力的,或者说是符合未来发展趋势和方向的,最起码是未来一到两年是发展相对较好的,(我们明年)是这样的一些产品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