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股票频道 >

揭秘 “吉林系”基金之二:人事板结埋下高压线

揭秘
编者按:

   吉林省是农业大省,享有天下“粮仓”美誉。土壤“板结”是让当地农民们头疼的问题,这会严重影响收成与土地生态,为农户带来严重困扰。追踪中国“吉林”系基金,从其人事布局,即可以明显看到这种“板结”痕迹。而“板结”之后,会怎样?……[查看全文] [查看相关专题《揭秘“吉林系”基金之一东方天治人事之乱追踪》]

“板结”形成:内患外因

新鲜血液的减少会使得组织结构“板结化”会越来越牢固。这一点,不论是农夫在田地中,还是公司发展的实践上,均屡见不鲜。一旦“板结”化形成趋势,便会加速恶化,直至发展为不自觉的恶性循环

  “板结”,指土壤因缺乏有机质,在降雨或灌水后变硬结块。土地会有板结,资本亦然。在资本世界,“板结”主要指利益既得者们固化的利益,这种固化往往带来腐水不流,进而损害主体发展。

  自然界是神奇的。自然界中的“板结”的形成原因与资本社会中“板结”形成原因很相似。以自然界中的“板块”来说,这一现象是内部营养的缺乏与外部猛烈降雨或灌水的两种

   揭秘 “吉林系”基金之二:人事板结埋下高压线
“板结”给土地带来灾难

力量的长期作用的结果。
  回到正文,接着《揭秘“吉林系”基金之一东方天治人事之乱追踪》来观察其人事“板结”成因。
以“吉林系”基金现状而言,其内部营养的缺乏的一个重要体现是,有吉林财政金融背景的系统内人员遍布其重要岗位。
  以分别身处北京与上海的东方基金与天治基金为例,其内部高管中有吉林财政金融背景的人员为:
东方基金董事长杨树财、东方基金总经理单宇、东方基金监事长何俊岩、东方基金检察长吕日、东方基金财务负责人郝丽琨……天治基金董事长高福波、天治基金总经理赵玉彪、天治基金副总经理闫译文、天治基金督察长刘伟、天治基金监事会主席侯丹宇……

  按市场惯例应公开招聘的总经理在内的许多高管岗位都是由大股东直接委派,并没有经过公开市场招聘。这其中最让人感慨的又属东方基金总经理单宇......[详细]

“板结”传导:形成企业发展中“堰塞湖”

日积月累,这些因大股东管理中某些“板结”问题传导而来的“文化”,已形成这两家标签为“吉林”系的基金公司发展前进中的“堰塞湖”。这种不正常的生态现状,也正影响着它们的成长

揭秘 “吉林系”基金之二:人事板结埋下高压线
“板结”的传导,会把大股东风险复制到公司
 

  “板结”之后,会怎样?
  对于农夫来说,土壤的生产力会严重退化,农作物会减产,他的收入会减少。
  对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来说,其大股东吉林信托与东北证券的“企业文化”,正结结实实的传导过来。

  业内普遍认为,东方基金的人事争斗可能起源于其大股东东北证券。从东方基金前任董事长李维雄的职场流转上,

或可一证此观点。

    学院派出身的东方基金前任董事长李维雄经历颇为丰富。入仕后先后在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吉林信托、吉林省财政厅等工作。1999年8月,受命任吉林证券重组领导小组组长,负责东北证券的筹建工作,促成其诞生。2000年7月起,他就任东北证券董事长兼总裁。但2001年3月,李维雄卸任董事长一职,由时任吉林省经贸委主任的李树接任,李继续担任东北证券总裁。2003年2月,此前并无征兆,时任吉林省开山化纤厂厂长臧家顺由股东推荐进入东北证券,替代李维雄成为总裁。与此同时,在东北证券“金控”梦想下,东方基金筹建启动,李维雄以东北证券副董事长身份,专职筹备东方基金。2004年6月,东方基金正式成立,李任其董事长。

   ......

   而在天治基金的故事里,一样颇有戏剧化因素:刚刚离任天冶基金董事长的赵玉彪,也遭到过因过度干涉运营导致前任总经理刘珀宏离任的指责。这家基金公司在创出换4次总经理的业内纪录外,还诞生了另外几项纪录:赵玉彪成为业内首位转做总经理的董事长,刘珀宏则除“最年轻总经理”的头衔之外,还创了“任职时间最短总经理”这一纪录......[详细]   

“板结”之灾:深层次腐败温床

外部不断运转的竞争环境会对其施之以力。外力压制下的“板块”,要么更紧密的压缩成为坚硬的一块“死地”,要么破碎,被扔入市场洪流锻造,融合

  “板结”之下,是什么?
  如果农夫用沉重的锄头刨开土地,可能会看到碱化的土壤和腐烂的种子。

  对公司来说,这看似坚不可摧的“板结”,同时给自身发展潜伏下重重隐患甚至灭顶之灾。由于人是公司发展的核心要素,在人事任命上的“板结”状态一旦达成之后,会迅速扩散到公司的各个组织,导致强势者者愈强势,而弱势者愈弱势。
  揭秘 “吉林系”基金之二:人事板结埋下高压线
基金公司即高度市场化,又严重封闭

但这种局面很难持久。外部不断运转的竞争环境会对其施之以力。外力压制下的“板块”,要么更紧密的压缩成为坚硬的一块“死地”,要么破碎,被扔入市场洪流锻造,融合。
    以《揭秘“吉林系”基金之一东方天治人事之乱追踪》一文中,脱胎于吉林信托,是东方基金大股东的东北证券为例。
  2009年2月的最后一天,新华社发出快讯: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米凤君,因涉嫌违纪违法,被终止代表资格。
  米凤君在吉林副省级位上长达17年,案发时卸任仅三个月。《财经》杂志曾在《米凤君晚节不保》一文中提及,米凤君案还串联东北证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李树一案。吉林证监局一位分管员告诉《财经》记者,李树已于2008年4月被立案调查,但其案情与东北证券本身无关。

  公开数据显示,李树与米凤君同样深耕吉林官场......[详细]  

疏通之艰:原因复杂的次生风险

 土壤“板结”、“堰塞湖”等问题不是一点点临时措施就能解决的,必须要有一个较为全面的解决方案。有时候临时性的措施短期看暂时解决问题,但从长远看可能是在累积风险

揭秘 “吉林系”基金之二:人事板结埋下高压线
管理暴力蚕食中国金融风险控制的堤坝
 

  “板结”之后,怎么办?
  农夫的答案是,首先会想方设法给“板结”的土地疏松、施肥,但如果实在无法恢复其“活力”,则或种上经济价值较低的产品或任其成为满是杂草的荒地。

  企业风险一个很重要的表现是,在管理中的不规范、不透明、缺乏约束性等“弊端通病”。而因为“以人为本”,所以“人患”造成的后果往往严重。人事决策是企业的头等大事,

人事任命的权责问题是其中的关键。权力的僭越、“有权无责”或“有责无权”都会导致管理暴力。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这管理暴力不仅会传导至众多中小投资者,也将如白蚁蚕食中国金融风险控制的堤坝。

  东方基金、天治基金人事现状与其背后的追思,直接反映了基金公司内部的治理机制等问题。而这,是众多小型基金公司的共性。
   “人患”的风险和自然界的土壤“板结”、“堰塞湖”一样都属于形成原因复杂的次生风险。往广泛了说,基金大股东或者一股独大不受监管、或者用人唯亲、或者股权争夺大起内讧、或者固定管理费收入掠夺基民,所有这一切,都违背基金成立的初衷,基民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漠视。而这一关键问题,在修订的《基金法》草案上终未涉及。
   土壤“板结”、“堰塞湖”等问题不是一点点临时措施就能解决的,必须要有一个较为全面的解决方案。有时候临时性的措施短期看暂时解决问题,但从长远看可能是在累积风险...... [详细]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gongsi@jrj.com.cn

焦点调查
1、您认为人事掣肘之下,东方基金与天治基金的发展前景:
不乐观 点击投票
很难壮大 点击投票
伤害投资者 点击投票
2、您认为“家文化”对于金融企业的发展:
容易形成人事"板结" 点击投票
容易形成"帮派" 点击投票
容易导致"一言堂" 点击投票
双刃剑,有可取之处 点击投票
吉林系人事板结示意图
吉林系基金
吉林系基金示意图
吉林系基金
往期专题推荐

解密吉林系基金之一

当基金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充满耐人寻味的关联时,疑问醒目......【详细

第一创业证券IPO利益链

围绕着第一创业,一个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IPO利益链条正浮出水面……【详细

如果您还不是金融界用户,请先注册 查看所有评论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1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