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股票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编者按:

  重组五年,一朝被否,安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信托的联姻最终无果。10月24日晚,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其向中信集团及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暨重大资产出售的申请已于2月16日遭证监会否决。[查看往期专题]

第一次失败

不断腾挪置换资本的结果却是国之杰与安信的两败俱伤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国之杰的愿望并未实现
 

  安信信托前身是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鞍山信托”),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于1987年2月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1400万元人民币,主要领导由鞍山市财政局领导兼任。
  2001年11月,鞍山市财政局与海尔集团签署协议,计划将鞍山信托20%股权转让给海尔集团,令后者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然而不到一年,协议终止,海尔集团将所持股份悉数返

还给鞍山市财政局;随后,这笔股权以低于先前转让价约0.34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国之杰。

  当时有分析认为,海尔集团是在鞍山信托沉重的债务面前“知难而退”。年报显示,自1996年以来,鞍山信托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金额和比例不断攀升,到2003年第三季度,上述两项总和接近8亿元人民币,同时还有应收未收利息余额近1.6亿元。
  然而国之杰为何偏偏接下他人惟恐避之不及的包袱?已申请辞职的安信信托董事长张春景解释称:“接手之前对这些情况肯定不会知道得这么清楚,而且跟政府合作的过程当中经验不足,一开始并不知道它有这么多的问题,拿到手了才发现负担那么重。”
  张春景隐晦地对记者表示,自此国之杰因这单亏本生意所遭受的负累皆根源于其“交易对手是政府”;然而对于这样一笔大宗交易,国之杰作为投资领域的老江湖,为何竟会如此草率?个中缘由或可从国之杰最初过于美好和急切的设想中窥见一二:张春景对记者确认,当时国之杰是想结合自身的地产、商务背景,做一些房地产贷款信托以及其他金融投资业务的拓展。
  然而此后多年,国之杰的愿望并未实现,亦未使安信的信托业务得到拓展,不断腾挪置换资本的结果却是国之杰与安信的两败俱伤。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与中信信托联姻“告吹”

证监会正式发文说明不予核准安信信托资产重组

  2月16日,证监会正式发文,说明不予核准安信信托资产重组的四大原因。其中第一条便是对其未在年报中披露国之杰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高天国的质疑。对此,张春景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几年前,政策允许你披露到上级母公司的母公司,几年后,就要求披露到母公司的控股股东公司的控股股东……按照当时的规定他们没让披露到自然人,我们也就披露到国之杰和国之杰上级公司;那按照现在的法规,证监会会说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中信集团至今未能给出书面公函

‘你当时为什么不披露高天国而现在才披露呢’?实际上控股股东一直都是高天国没有变,而我们每一个披露都是按照当时的政策来做的。” 控股股东一直都是高天国没有变,而我们每一个披露都是按照当时的政策来做的。   

  对此,中信信托前董秘王道远表示:“我们也跟有关部门商量过,还是以当初的价格进行交易。事实上自2007年起,中信和安信两家公司都没有对股东分过一分钱的红,股份数没有变,资产也没有外流,评估价格反映的还是这些东西。”
  对于重组被否的真实原因,张春景似乎不愿详述,只是一再对记者表达自己的无奈:“我们2008年的时候已经有条件通过了,没有任何人要求我们再补充任何东西,就这样从重组委批了之后就压着不放,一压三年,谁能过问。后来2009年重组重新启动以及国之杰让步5000万股,作为遗留问题再次上报的时候,会上各方都说没问题,结果没想到今年被否。”
  尽管最终遭到否决,安信信托董事会仍决定继续推进重组。但由于中信集团至今未能给出书面公函,重组计划并不确定。“重组这件事情,一直都是由中信方面跟进的,我们上市公司说了不算。究竟中信集团需要多久推出方案,他们有自己的程序,而且今年他们还要自行IPO,在香港上市。我们是被重组企业,企业重组是股东出面的事,我们只是一种配合的职能。”张春景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中信信托为何“毁约”?

信托公司IPO这条路,实际上并不是很通畅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中信信托借壳安信上市并非唯一选择
 

  对于中信集团何以坚守这项重组方案长达五年,王道远曾公开表示,当初的主要目的是让中信信托以借壳的方式快速实现上市,“当时借壳的程序明显比IPO快,而且信托公司IPO这条路,实际上并不是很通畅。”
  然而目前看来,这一愿望并没有实现。而自2010年8月起,中信集团已启动股份制改革,力图在2012年实现整体上市—中信信托借壳安信上市已并非唯一选择。

  2011年12月,中信集团以原有绝大部分经营性资产出资,发起设立中信股份,同时将所持中信信托80%股权移交给中信股份。在外界看来,中信股份将承担着带领原集团业务整体上市的任务,今后是否仍会坚持分拆中信信托、借壳安信,或未可知。但就目前情势以及中信股份的实力而言,中信信托改走IPO的道路似乎比重组借壳上市更为容易。
  此外,中信信托在今年3月更换了董秘人选,由副总经理张继胜接任王道远董秘一职。而王道远实为推进与安信重组事项的“接头人”,从重组项目一开始,王道远就作为中信信托的代表,全程负责接洽重组事宜,安信信托的诸多事务,也开始由中信方面主导。
  另外在政策层面,重组一事尚未明朗。2011年8月,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进行修订,新增第12条提到:“上市公司购买的资产属于金融、创业投资等特定行业的,由中国证监会另行规定。”然而直到现在,“另行规定”仍无下文。今年6月8日,证监会召开的新闻通气会又强调,根据第12条新规,“在有关金融、创业投资等特定行业的企业借壳上市规定出台前,暂不适用现行借壳上市规定,暂不受理期货类公司借壳上市申请”。
  

安信信托,难言乐观的重组

安信信托的重组事宜到底将走向何方扔不确定。

  27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选举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会议选举王少钦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不过,王少钦的任职资格尚需报银监会核准。安信信托同时组建了新任董事会专门委员会。

  在今年9月下旬,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张春景由于身体原因,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其所

  

安信信托:坎坷的重组之路
 安信信托司董事辞职

担任的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仍担任董事职务。

  对于新任“掌门人”,安信信托内部人士表示:“王总的信托从业经验丰富,他将带领安信信托进一步发展,信托有着多元灵活的属性,新董事长将根据市场情况和行业走向,带领公司适时进行战略升级转型并稳健发展。”  

  重组前景不乐观
  安信的法人结构治理、公司战略重塑等多项重大问题将在他们的入驻后发生重大调整,而安信信托如今面对的问题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整个实业资产剥离,申请换发新的金融牌照。
  根据银监会要求,信托公司应完成固有项下实业投资清理才能重新换发金融许可证工作。因此,安信信托所持有的银晨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凯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均属于实业资产清理的范围,也是公司进行换证工作的重要环。五年前,安信信托董事会大规模换血就是为推动与中信重组。
  此前,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其向中信集团及国之杰非公开发行股份暨重大资产出售的申请已遭证监会否决。但尽管如此,董事会仍决定继续推进重组,但不得不承认,重组确已陷入僵局。
  高管层大换血让不少人都对安信信托的未来发展抱有很大期待,但是对于安信信托的重组事宜,却都表示出一些不确定。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2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