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期 | 2013年7月11日

分享到:

导语:2011年6月27日,北京安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控科技”)向证监会提交了创业板IPO申请,并于去年成功过会,成为目前创业板开闸以来,新三板转登创业板的仅有的三个“幸运儿”之一。据了解,安控科技对中石油的过度依赖,反而导致公司对技术研发重视不足,存在研发团队激励不足,核心技术薄弱等隐患,可持续盈利能力堪忧。 [查看往期专题]

安控科技:核心技术薄弱 可持续盈利能力不足

安控科技主营业务为RTU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一直在招股说明书中声称,自主研发出的Super系列RTU产品具有核心技术,形成目前的主导核心基础产品Super32系列一体化RTU及SuperE50模块化RTU。

RTU是远程终端控制系统,属于软件类产品,安控科技和其子公司杭州安控共有38项软件著作权,不过公司原始取得的软件著作权仅有20项,其余18项专利著作权均为受让和承受取得。此外,在20项原始取得的软件著作权中,与油气业务相关的软件著作权也仅有10项,而其余10项原始取得的软件著作权却是对利润贡献极少的环保业务。

可见,安控科技RTU业务相关的软件研发实力并不突出,未来能否保障RTU相关业务的营收稳定存在隐忧。 【更多内容详见】

安控科技另存三大隐患
隐忧之一:看不清的股权转让

申报稿显示,安控科技的前身为北京安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控有限”)。由自然人王会堂、俞凌、罗军、董爱民及广州市奥迈电子公司(以下简称“奥迈电子”)以现金出资,于1998年9月17日设立的,设立时注册资本为200万元。

1998年公司刚设立时,王会堂、俞凌、罗军、董爱民分别是公司的前四大股东。罗军与俞凌都有该领域的专业背景,而王会堂和董爱民只是这两人的朋友。耐人寻味的是,作为公司当时第一大股东的王会堂,其50万元出资额是由俞凌代垫,而董爱民的30万也是由罗军代垫。而到了1999年3月,安控科技首次进行增资,其中并未有新股东加入,股权座次也未发生变化,但王会堂和董爱民的250万、150万依旧由俞凌与罗军垫付。

风云转变的第一次发生在2000年2月。作为占股比例第一和第四股东的王会堂和董爱民,分别将自己的300万、180万无偿转让给此前为其垫付的俞凌和罗军。至于转让原因,招股书上显示是王会堂与董爱民认为自己既没投入资金,也没对公司经营管理起到作用,因而决定退出。就这样,俞凌和罗军分别成了安控科技前两位两大股东,再后来经历了1次增资和3次股权转让后,公司扩大了股本,但前两位的两大股东从未改变。

峰回路转的戏剧性一幕发生在2007年4月,罗军将自己出资的550万全部转让给此前为公司大股东的董爱民,不仅如此,俞凌也把自己出资的22万元转给他。至此,董爱民在经历了由罗军代垫180万成为股东,而后无偿转让给罗军,最后再从其手中购买,几经来回,最后实现了二次回归,可谓一波三折。对于这次股权转让的理由,根据招股书显示,是罗军不看好公司所从事的行业才选择退出,但他却以原价将股权转给董爱民,并未从中获利。而董爱民虽早在2000年就以没对公司经营管理为由转让了全部的股份,但在2003年至出资前,他一直担任安控科技的董事、副总经理,从申报稿中看,2007年的出资购买股权是因为他非常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

点评:公司股东不看好行业选择退出这无可厚非,但是一个具有专业背景的股东不看好行业前景就值得深思了。尤其转让价格是以原价转让,未从中获利,这有违常理。

隐忧之二:库存压力增加不稳定因素

申报稿显示,报告期内,安控科技的存货余额分别为2774.97万元、4494.24万元及6309.93万元,占流动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24.03%、23.70%及21.02%,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22.08%、22.14%及19.78%。
   可以看到的是,这三年的存货余额在持续快速增加,招股书称,这是业务规模扩大导致的备货增加以及项目实施过程中发出商品增加形成。但仍有未发出的商品,余额分别为141.52万元、1,307.33万元和435.04万元,占存货余额的比重5.10%、29.09%和6.89%。

尽管去年安控科技拥有1230.26万元原材料,较2009与2010年分别提高了22.48%、16%,但占据库存的比例却在逐年递减,2009与2010年的这个数字有36.19%和23.52%,在去年却缩减到了19.5%,原材料的占比下滑对产品未来的生产具有一定的利空影响。与之相反,安控科技的库存商品却在不断攀高,去年1340.74万元占存货的21.25%,远高于2009和2010年的5.46%、8.25%。
  点评:不断攀升的库存意味着公司产品的销路不畅或者有意在囤货,但是无论哪种情形都可能会造成企业的资金紧张。如果说是企业在囤货,说明一定时期内企业还过得去,但是如果是产品销路不畅的话,因此而堆积的存货,虽然资产负债表里的数据不会那么的难看,但对公司的影响确是深远的,存货的问题不能有效的解决,企业未来面临的不稳定因素值得关注。

隐忧之三:客户依赖严重 回款难

申报稿显示,报告期内,安控科技的主要客户是长庆油田、新疆油田、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青海油田和冀东油田,来源于这五大中石油客户的业务收入分别为8594.61万元、13114.18万元和15834.47万元,占公司全部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达76.41%、83.35%和77.04%。

据了解,该行业普遍存在依赖大客户的情况,同行上市公司中,通源石油、惠博普、宝德股份和准油股份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2011年)也分别达到了81.76%、52.48%、83.28%和66.5%,安控科技略高于71.01%的平均水平。由于大客户集中,安控科技不得已迎合客户习惯,在回款方面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招股书披露,2009-2011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7690.35万元、11019.49万元和11974.24万元。这期间营业收入分别为11248.24万元、15734.57万元、20552.4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146万元、3556.9万元和4090.2万元。显而易见,应收账款占同期营收的比重分别高达68.37%、70%、58.26%,2011年甚至相当于当期净利润的3倍。动辄过亿的欠款,这无疑加大了对企业的资金要求。公司方面称:“公司的主要客户为大型国有油气生产单位,其付款周期较长,导致公司流动资金紧张。”

点评:过度依赖大客户本身就是一个不确定的风险,一种解释可以理解为客户资源稳定,一旦反过来看,就变成产品销售渠道狭窄。如果市场发生了变化,或者大客户的业务寻求转型疑惑其他因素出现,企业面临的就是生存困境了。

募集资金主要用途(万元)
项目名称 投资额
RTU产品产业化项目
11,185.82
RTU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3,241.74
合 计
主要财务指标(万元)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