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20日 第050期

肖钢日前已经开始进行证监会内部的人事调整,在履新接近一年之后肖氏团队将逐渐成型,这也意味着肖钢将摆脱离职流言的困扰,在完成人事架构变革之后,按照自己的治市思路来进一步部署、推进中国股市的改革……

投资者的信任危机以及还远谈上不上乐观的市场形势仍然将继续考验正在成形的肖式团队,这是肖钢彰显英雄本色的机会,也是中国股市超常规发展的重大机遇。

分享到:
不走了!肖钢借证监会人事调整建攻击型团队

始于新年之前,由于IPO重启后新股一度状况不断,加之行情阶段性走低,关于证监会主席肖钢调岗的传闻甚嚣尘上,但我注意到,肖钢日前已经开始进行证监会内部的人事调整,在履新接近一年之后肖氏团队将逐渐成型,这也意味着肖钢将摆脱离职流言的困扰,在完成人事架构变革之后,按照自己的治市思路来进一步部署、推进中国股市的改革。

去年年底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给资本市场的改革指明了方向,以新股发行注册制为契机,推动各个环节的改革与创新!而改革离不开人事的推动,按照我的理解,所谓“人事”即掌握了人也就控制了事。改革开放的总工程师邓小平曾经说过,当党的大政方针确定了以后,重点是要用好干部。现在到了肖钢要“用好干部”的时候,尤其是一些新政策的推行,新的监管思路的落实,需要对人事进行新的调配与重构。例如,已经开始大力发展的新三板市场,即将推出的个股期权、包括新股发行制度的继续修缮等,都需要调配新的人手。

有消息称,根据最新机构改革方案,证监会将合并发行部与创业板部,上市公司一部与上市公司二部,期货一部与期货二部,机构部与基金部。同时新设四个部门:私募基金办公室、创新业务办公室、债券办公室和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办公室。原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或将担任创新业务办公室主任。祁斌早年曾在华尔街投行高盛公司工作,回国后加入证监会,被业内认为是市场化程度和专业能力较高的学者型官员。

此外,目前新三板的负责人也有可能发生变化,目前负责人杨晓嘉可能调往协会,而目前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有可能“高配”,兼任三板业务的负责人。不过,这些具体任命和调整都必须以证监会最终公布的为准,在最后一刻宣布之前,都有可能再发生变化。

从上述改革方案来看,证监会在发展中规范的思路已经十分明显,除了精简部门解放行政束缚力,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取消、下放行政审批项目的精神之外,改革与创新将成了证监会监管工作的头等大事,私募基金办公室的成立,意味着长期潜伏与地下或借壳化生存的私募基金将浮出水平阳光化,不仅壮大了机构投资者的队伍,并且将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放在同一平台上竞技,有利于提升机构的业务水平。创新业务办公室则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海归”祁斌的主事将使得A股进一步向国际化靠拢,不仅仅在金融创新产品上百花齐放,投资理念与投资文化上也将逐步告别“本土散户思维”。

时至今日成立已经22年的证监会,在设立之初就“妾身未明”,在运动员与裁判员甚至还有游戏规则制订者之间角色交替转换,监管者利益者混为一谈,通过自身的行政审批权力来参与股票市场,这样的既得利益主体,如何能实现自我的约束与监管,证券市场的监管制度也一直滞后于市场发展,证监会的管理层一直将过多的精力,用在了行政审批及企业融资之上。

曾几何时,我们的资本市场还在服务于“国企脱困”,将优质的资金资源以行政的方式强行错配到劣质的企业之上,以至于A股市场长期以来与中国经济发展脱钩,经济层面两位数的狂奔式增长丝毫不能改变中国股市长期熊市的命运,而一直以来挂在证监会网站上的“保护投资者利益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更像是对中小股民这群不断遭遇各类主体轮番“抢劫”弱式群体的嘲笑。

现今肖钢主政证监会的时代,国企“恶意圈钱”市场环境已经发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市公司治理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新股发行审核制也笃定的在向注册制转型。肖钢曾明确表示,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以投资者需求为导向,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以解决公司治理深层次问题为核心,健全上市公司发展内生机制;以支持创新发展为重点,优化上市公司发展政策环境,推动上市公司为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发挥更大作用。

在保护中小投资者方面,肖钢直言:保护中小投资者就是保护资本市场!并且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促使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新国九”,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争取到了“尚方宝剑”!而将保护中小投资者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不仅从根基上对长期以来资本市场“重融资、轻回报”进行了国家意志的纠偏,并且也将是最为给力的吸引场外资金进场的国家体制保障。

在换帅传闻逐渐远离的同时,投资者的信任危机以及还远谈上不上乐观的市场形势仍然将继续考验正在成形的肖式团队,这是肖钢彰显英雄本色的机会,也是中国股市超常规发展的重大机遇。(严浩)

J视点往期汇总>>

政策风向

险资增资或拒绝当股民“解放军”

保监会关键时刻再次挺了证监会一把,在肖主席一度传出转岗流言之际,保监会以发文的形式提高了保险资金投资股市的上市,投资比例由此前的20%涨停到30%,产生的增量资金近万亿。但在我看来,与此前保监会在IPO重启前夜放开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板限制,以及存量保单可投资蓝筹相类似,保险资金并不仅仅是来股市“打酱油”的,而是来“打新”分钱的,不是二级市场的解放军,只在一级市场与民争利。 据保监会副主席透露,截至去年10月末,保险资金投资股权金额为3398亿元,占资金运用余额比例为4.61%,与此前20%的规定上限相比,还有很大增长空间。也就是说,此前保险资金投资股市的额度连一半都没有用到,在这种背景下将保险资金投资股市投资额度提升3倍,很难给二级市场带来显著的增量资金。但值得注意的是,A股今年与去年最大的区别是,IPO暂停一年多后在今年重启,新股炙手可热的火爆场景,令一级市场的“打新”行为称的上是抢钱。在这种背景下,保监会上调保险资金投资股市的比例,显然也不是让险资在二级市场进行风险投资的,而正是加大筹码在一级市场与民争利。(严浩)

光大乌龙指案庭审前口水战升级

上交所日前就光大“乌龙指”案回应中称,已注意到近日媒体对杨剑波有关“8•16”事件陈述的报道,杨剑波关于本所的说法有诸多不实之处。中金所表示,有关当事人关于中金所的说法存在曲解和不实。中金所作为市场的组织者和自律监管者,发现个别市场主体交易行为出现较大变化,及时通过电话等方式询问,催促提供交易策略说明,提醒遵守交易规则,属于正当履行监管职责。中金所当天也对其他交易量较大的会员和客户进行了监管提醒。而据“乌龙指”对冲交易主角光大证券原策略投资部负责杨剑波说,在错单交易当天,上海证监局要求事先审核光大的公告内容,之后才能发布。这样的做法防止公告出现对监管层不利的内容,而这一重要细节并未在正式处罚意见中披露,杨剑波认为监管层确实有撇清责任的意味。“在对冲过程中我们和监管部门做了密切沟通,他们已经知情,为什么最后成了内幕交易?公司公告因为送审上海证券交易所而有所耽搁,为什么最后成了我们有意先交易后公告?”将证监会告上法庭的“光大证券乌龙事件”主角杨剑波说。(严浩)

“J视点”简介

  “台风来了,猪都会飞”!由金融界网站出品的原创评论栏目“J视点”,奉行的宗旨便是“捕捉政策风向,呈现高端价值”,始终站在政策最前沿观风,聚焦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给证券市场带来的积极变化,并充分挖掘新闻背后的价值,在每个交易日9:00点带您领略财经资讯的另一面!相关意见或建议请邮件至:hao.yan@jrj.com.cn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