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19日 第049期

“乌龙指”事件发展到今天,一个客观的现实是,当前的资本市场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部门的监管方式与手段,已经跟不上也不适用于当前证券市场金融产品创新的节奏……

从中国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经验来看,试错也是改革不可或缺的环节,只是我们需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找出问题并弥合法律条文或监管制度的漏洞,仅仅把证监会推到被告席上一决胜负是不够的。

分享到:
仅仅把证监会推到被告席上是不够的

在国内量化交易领域做的风声水起,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的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因著名的“乌龙指”事件,被证监会判定永远离开这个市场。杨剑波则毫不示弱的“含冤”将证监会推到了被告席上,据金融界网站独家获悉的最新消息显示,虽然在立案过程中一波三折,但法院最终还是受理了这起“民告官”的官司,杨剑波则笃定的相信自己会洗清冤屈、昭雪天下。

我们将继续关注与跟进案件的最新进展,并与杨剑波保持密切联系。只是“乌龙指”事件发展到今天,不得不承认一个客观的现实,当前的资本市场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部门的监管方式与手段,已经跟不上也不适用于当前证券市场金融产品创新的节奏。当然我们也可以将乌龙指及其后的对冲交易理解成为股市金融创新过程中的试错,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难免不出现成长的烦恼,但问题是试错的成本究竟由谁来承担?在付出了成本的对价之后,究竟应该构建什么的监管体系,来适应、鼓励日新月异的金融创新。

如果不在这个过程中以法治的方式明确相应的“权、责、利”,那么未来证券市场的金融创新可能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在创新的方向上畏手畏脚不敢轻越雷池一步,要么不计后果的进行破坏性创新,并最终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对创新最好的鼓励并不是“无节操、无底线”,相反正是要进一步明确规则,让创新在一定条件下更为大胆。

因此,在制度上还是一片混沌,证券市场金融创新野蛮生长的当下,对光大“乌龙指”对冲交易内幕交易的认定,以及杨剑波市场终身禁入的处罚“冤不冤”,事实上并没有法理的标尺。

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乌龙指”及其对冲交易事件:在乌龙行情拔地而起时,市场上各种消息不胫而走,其中也有关于光大证券“乌龙指”的传闻,但这个流言在午间休市时被光大证券的董秘澄清了,而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则在带领自己的团队制订做空对冲的方案,从下午开盘直至光大证券发布承认“乌龙指”的公告,已经交易了一小时二十分钟,这期间光大证券几乎是唯一的“乌龙指”知情方,杨剑波及其团队有从容的时间与空间利用信息不对称在股指期货上反向对冲。当然,按照杨剑波的说法,在对冲过程中他一直与证监会人员保持着密集沟通,但相关人士并没有阻止他的操作。

其后证监会对光大证券进行了处罚,此事件被定性为内幕交易,对相关四位相关决策责任人徐浩明、杨赤忠、沈诗光、杨剑波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没收光大证券非法所得及罚款共计5亿余元。而杨剑波状告证监会的理由则是:一、处罚缺乏法律依据;二、公开认定存在错误;三、不存在牟利的主观目的。

这其中留下的问题相当的多:在乌龙指事件之后,持续的时间如此之长,交易所是否需要启动临时停牌交易?光大证券董秘不合时宜的澄清,究竟是知情状态还是不知情下的外交辞令,董秘做信息披露需要遵循什么准则?在上午第一时间发现“鸟龙指”后,光大证券为何要拖延到下午临近收盘才进行信息披露?在与杨剑波对冲交易过程中沟通的证监会人员,又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内幕交易的定性该由谁以什么样的标准来界定?

如果说杨剑波有冤情的话,那么在我看来,实质上,是在上述这些问题并没有一个具有公信力的答案前,监管层就给杨剑波定了“罪”。而我们国家的《证券法》1998年制定,最后一次修订是2005年,那个时候中国股市不仅没有做空的工具,甚至连股权分置改革都还没有启动,这使得证监会在处理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案时没有充足的法律依据,只能是以“人治”色彩来掩盖法治的缺失。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论杨剑波诉证监会案结果的胜负,其行为本身既给了我们一个重新梳理并正视证券市场问题的机会,同时也将法治的精神带来到了资本市场的改革中来,并有希望推动《证券法》的进一步修缮,以法律的准绳来规范并保护股市一系列的改革创新,另外,这也是证监会提升监管艺术的一个绝佳机会。从中国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经验来看,试错也是改革不可或缺的环节,只是我们需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找出问题并弥合法律条文或监管制度的漏洞,仅仅把证监会推到被告席上一决胜负是不够的。(严浩)

J视点往期汇总>>

政策风向

央行抽紧流动性对冲热钱入境

 “隐匿”长达8个月的正回购操作昨日意外重现江湖。昨日早间,央行在公开市场上通过正回购操作共计回笼了480亿元的资金。不过,由于短期流动性相对充裕,正回购并未对资金面带来实质性打压。同时,今年1月份,全国实际使用外资(FDI)金额107.63亿美元,同比增长16.11%。在金融界评论员看来,FDI的激增固然与1月份外贸数据提升有关,但“热钱”仍是不可不提防的因素,央行在公开市场上的“变脸”,正是对对冲热钱入境的压力。(严浩)

信托“刚性兑付”危机或将资金逼入股市

信托等理财产品的资金分流一直被视为股市走弱的重要原因之一。近日,由于信托违约风险的上升,尽管中诚信托30亿元的矿产信托违约事件已经得到化解,但信托客户的信心却受到动摇,部分资金借道证券私募回流股市。据悉,新年之后,部分证券私募产品在开放日得到了原有客户的追加认购,其中部分资金正是来源于原来购买信托产品的资金,客户除了看好成长性风格私募的表现外,还害怕信托违约带来的风险。(严浩)

地方政府代“两会”争夺民营银行牌照

首批民营银行牌照有望全国两会召开前后“落地”。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可能产生于目前呼声最高的几个热点区域,如浙江、天津、上海、北京和广东等。目前,在以上区域中,阿里巴巴集团、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内企业、深圳前海企业等备受市场关注。 在地方两会上,20多个省、区、市提出加大对民营金融支持力度。其中,福建、四川、广西、广东和内蒙古等地更是明确要争取设立民营银行。 (严浩)

“J视点”简介

  “台风来了,猪都会飞”!由金融界网站出品的原创评论栏目“J视点”,奉行的宗旨便是“捕捉政策风向,呈现高端价值”,始终站在政策最前沿观风,聚焦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给证券市场带来的积极变化,并充分挖掘新闻背后的价值,在每个交易日9:00点带您领略财经资讯的另一面!相关意见或建议请邮件至:hao.yan@jrj.com.cn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