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第019期

新“国九条”是政府完善、弥合股市市场化制度的一个“补丁”,对A股市场有着里程碑式的指导作为,但绝非是短期见效的“救心丸”与“还魂丹”,而是寻求长治久安之道的稳定机制。

新“国九条”中所称的“强化中小投资者教育”,首当其冲的便是要帮助股民认清现实、适应新的形势,不能再以刻舟求剑的方式四处张贴“政策底”的标签……

分享到:
政策“救市”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保护投资者利益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从周小川执掌证监会开始,这句口号在证监会官网上的显著位置悬挂了13年之久,不可谓不重视,但并没有让投资者尤其是中小股民感到满意。就在这个月,当昌九生化白发苍苍的股民颤巍巍的举着“遗书”维权时,这种不畏死的无助感尤为强烈。因此当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以保护中小投资为中心思想的新“国九条”时,市场报以赞不绝口的掌声,一时间“牛市”、“政策底”纷沓而来。

在金融界网站评论员看来,新“国九条”以国务院办公厅的红头文件发布,被投资者寄予了“临危受命”的期望可以理解,毕竟股市长期以来的低迷让市场对于政策“救市”有久旱逢甘雨的期盼,但高层颁布的新“国九条”本意,在于进一步落实“三中全会”关于市场化改革的精神,指导A股在投融资层面构建更加平衡、和谐的金融生态,这当然是属于有利于促进股市场发展的重大利好,在未来也将逐渐体现出对行情的正面影响,只不过并不是臆想中的对短期行情政策干预的托市行为。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在“J视点”中明确的指出《股市不能急于将改革红利贴现为行情上涨》

事实上,就在几天前证监会已经表态不对股价“负责”。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的原话是“监管部门不应代替、也不可能代替市场进行价值判断,应积极推进行政审批事项改革,不断提高市场效率”。金融界网站评论员倾向于认为,随着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推出,证监会已经不在一级市场为新股定价,同时也将新股何时上市的权利让渡给了企业自己,从理论上来说,完成新股市场化改革后,证监会的确不需要再为股价背负责任,关于“救市”、“政策底”已经成为了只能被怀念不再适用于当下的历史名词。

更何况,结束不久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反复强调了“必须坚持改革的市场化方向”。而在股市中最基本的市场化便是,行情与指数的涨跌是由经济走势与上市公司质量决定的,如果我们处在经济的不景气周期,上市公司质量也普遍不高,那么即使是再积极的政策也无法通过“救市”唤回牛市,行政的强行介入和干预,还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基本预期,给市场造成更大的伤害,正所谓政策“救市”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因此,新“国九条”是政府完善、弥合股市市场化制度的一个“补丁”,对A股市场有着里程碑式的指导作为,但绝非是短期见效的“救心丸”与“还魂丹”,而是寻求长治久安之道的稳定机制,体现出了对股市普通投资者以及资产财富的尊重。

万福生科造假、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昌九生化的重组风波,业绩变脸、数据造假、隐瞒重大事项、虚报利润收入……,20多年来股市屡见不鲜的各种违规、造假事件,不仅令中小投资者蒙受了经济上的损失,也完全透支了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的信任,浇灭火一样的投资热情。在这种质疑之中,新“国九条”要发挥作用、重拾信心并不容易,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展开。例如需要再次修订《证券法》,为上市公司退市保险制度确定法理原则;修缮证券侵权民事诉讼制度,界定内幕交易与老鼠仓集体诉讼、赔偿的标准;组织、调动司法服务机构为中小股民提供法律援助等等。

新“国九条”显然是遭遇到了市场善意的误读,经过了股权分置改革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之后,A股已经成长为规模超过23万亿的大市场,并且随着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做空工具的引入,只要判断正确涨跌就能挣到钱,告别了是唯有通过上涨才能赚钱的“单边市”。投资者的多元化与国际化,也走出了仅凭一篇社论就能掌控涨跌大权的“长官意志”时代。从这一点来看,新“国九条”是在帮助投资者告别政策救市,而并非要用新瓶装旧酒回归到“解放前”。换言之,新“国九条”中所称的“强化中小投资者教育”,首当其冲的便是要帮助股民认清现实、适应新的形势,不能再以刻舟求剑的方式四处张贴“政策底”的标签。(金融界网站评论员 严浩)

J视点往期汇总>>

政策风向

企业一拿到批文就马启动IPO招股

昨晚10点左右,有5家企业拿到了证监会发放的IPO批文,这五家企业包括主板发行的纽威阀门;中小板发行的新宝电器;创业板发行的楚天科技、我武生物、全通教育。首批发行企业名单也随之水落石出。苏州纽威股份股份有限公司31日启动招股,将成为IPO重新开闸后首家挂牌上交所的上市公司。公司股票简称为“纽威股份”,股票代码为“603699”。金融界网站评论员注意到,按照最新的IPO有关规定,公司拿到批文之后,可以在一年之内择机发行,纽威股份如此的急不可耐,一方面证明IPO暂停的时间确实太长,另一方面表明公司对于未来的市场环境并不乐观,希望尽快发行。(严浩)

超20万亿的地方债风险可控么?

“各级政府债务规模超过20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超10.8万亿元。”被称为“史上最严政府债务审计”的结果,赶在2013年末公布了。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元,三类债务共计约302748亿元。审计署新闻发言人陈尘肇指出,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政府性债务现状,以及资产与负债的相互关系看,我国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在金融界网站评论员看来,这样债务规模自然是风险可控,但问题在于这样的数据是否含有水分,却并不能够让市场放心,地方债还是应该放在阳光下监管。(严浩)

CCTV的反击将矛头指向了万科

因报道“房企欠缴3.8万亿巨额土地增值税”事件被行业狠批“愚蠢无知”的央视,在时隔一个多月之后开始反击,而第一击直指房地产一哥万科。央视《东方时空》报道称,吉林万科城项目、广州万科金域蓝湾等多个项目已经达到清缴土地增值税的条件,但企业并未主动申报,而当地税务主管部门并未要求企业清缴。央视称,仅万科一家企业,应交而未交的土地增值税超过40亿元人民币。地产股跟着万科“躺枪”,自然是雪上加霜在所难免。(严浩)

“J视点”简介

  “台风来了,猪都会飞”!由金融界网站出品的原创评论栏目“J视点”,奉行的宗旨便是“捕捉政策风向,呈现高端价值”,始终站在政策最前沿观风,聚焦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给证券市场带来的积极变化,并充分挖掘新闻背后的价值,在每个交易日9:00点带您领略财经资讯的另一面!相关意见或建议请邮件至:hao.yan@jrj.com.cn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