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6日 第016期

仅从中国资本市场即将以大扩容为契机开始的超常规发展来看,监管层便无法容忍海外资金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霸权主义。何况,中央政府还寄情于股市能发挥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助力中国经济实现结构性调整。

A股定价权旁落的原因,并非是市场所臆想那样,由市场开放及金融创新带来的风险,恰恰是因为我们在金融创新的力度太弱起步太晚……

分享到:
离岸期货的惊涛骇浪或令A股伦为影子市场

接着昨天关于A股定价权的话题谈,金融界网站评论员认为,仅从中国资本市场即将以大扩容为契机开始的超常规发展来看,监管层便无法容忍海外资金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霸权主义。何况,中央政府还寄情于股市能发挥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助力中国经济实现结构性调整,但如果连最基础的定价权都没有,又怎样为资产有效定价呢?更严重的是,索罗斯当年对着亚洲诸国金融体系一通扫射所引爆的经济危机,正是从疲软的股市先撕开了一道口子。股市定价权怎么失去的,就要怎么夺回来!

16年前,在国际金融市场翻云覆雨的索罗斯,亲手发动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先后摧毁了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韩国的金融体系,在东南亚和韩国引发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从索罗斯的操作手法来看,无论是92年做空英国,97年狙击亚洲多个国家,这些经济体都有以下共性:1、通过外贸维持高增长发展经济,外贸出现问题,经济迫切需要转向内需;2、国内房地产泡沫严重,高通胀导致持续性加息;3、国内股市处于低迷时期。

不需要对号入座,除了持续加息之外,我国政府虽然已经开始着手以二次改革去解决一系列问题,但当前仍相当符合海外大鳄做空的胃口:房地产泡沫已经到了不需要去讨论的地步,经济增长仍然过于依赖于粗放型的投资拉动,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社保资金缺口较大,地方债务存在不确定性,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这很容易引发国际资金“做空中国”的共鸣,任何一条导火索被点燃,都有可能引发全局性问题的爆发。

事实上,在1998年夏天,横扫东南亚后,索罗斯便将目光投向了香港。索罗斯带着对冲基金开始了对港币长达十几个月的持续进攻,但在香港金管局的抵抗下,四次进攻均未摧毁港股,这得益于中国政府对特区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恒指跌到6500点的瞬间,特区政府果断持巨额资金入市,通过中银等三家券商,不问价格地吸纳大蓝筹和期货,恒指全天上升564点,升幅达8.47%,为当年的第二大涨幅,成交额高达85亿港元,大大超过平时30亿至50亿港元水平。与此同时,金管局大幅提高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使得对冲基金无法短期融资补充血液。接下来的3天是周末和抗战胜利纪念日的休市安排。再开市时,美国股市已大幅回升,日元汇率在日本政府可能干预的情况下逐步趋稳,亚洲股市也因此开始反弹。随后,索罗斯不得不空手而还。

这种成功的经验自然让我们对中国抵御金融风险多了几分信心,但我们也同样无法仅仅祈祷好运气再次降临,毕竟“三中全会”笃定的市场化改革方向,让决策层很难再“克隆”香港保卫战的行政干预手法,唯有以更加开放的市场化方式,重新将金融资产的定价权牢牢的拽回手中。

A股定价权旁落的原因,并非是市场所臆想那样,由市场开放及金融创新带来的风险,恰恰是因为我们在金融创新的力度太弱起步太晚。此次“个别QFII”砸盘的原因就是新加坡A50指数的调仓所致,要知道新加坡A50指数期货在2006年9月5日便已经上市,而国内的沪深300股指期货2010年4月16才正式亮相。长达三年多时间的“空档期”,给了新加坡A50指数期货“趁虚而入”成长、壮大的机会。时至今日,A50指数在国际市场上的公信力与影响力,不仅远超沪深300并且也将上证综指甩在了脑后。

这并不是新加坡交易所第一次出手了,1986年新交所提前大阪交易所两年推出日经225指数期货,其后大阪交易所虽然跟进,但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目前仍有近一半的股指期货市场份额落在新交所,新加坡的日经225指数期货价格也一直是日经225指数最重要的参照物与标杆。1997年新交所再次提前推出推摩根台指期货,此后这种先发优势一直影响着台湾地区本土股指期货市场的发展。

A股国际化的大门已经通过QFII与QDII打开,无法再重新回退到“与世隔绝”的自闭状态,现在想要夺回定价权,唯有完善A股股指期货的品种,推出沪深300之外的新产品,以更低门槛的股指期货MINI版,扩大国内股指期货的参与人群,推出个股期权形成以点带面的扩散作用,毕竟参与的人数与活跃性决定了话语权。与此同时,培育国内优秀的投资银行,在各大行业估值方面掌握战略主动权,援引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参与,加强对股指期货市场的研究。并且,证监会也理应与新加坡交易所进行合理的交涉,保护本土股市的利益不受“离岸期货”的侵犯。真正让国内的股指期货成为A股合理定价机制形成的工具,进而服务于中国产业经济的升级,而不是沦为海外资金操纵的“影子市场”,以及“做空中国”最容易被突破的薄弱环节!(金融界网站评论员 严浩)

J视点往期汇总>>

政策风向

证监会再次宣布不对股价“负责”

证监会25日表示,监管部门不应代替、也不可能代替市场进行价值判断,应积极推进行政审批事项改革,不断提高市场效率。在金融界网站评论员看来,随着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推出,证监会已经不在一级市场为新股定价,从理论上来说,完成新股市场化改革后,证监会的确不需要再为股价背负责任,只是在行情低迷的当前,这很容易被市场理解为放弃“救市”的信号,市场情绪或进一步受到刺激。(严浩)

中央为城镇化排期“催促”改革红利释放

刚刚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城镇化时间表进一步细化,提出了三个“1亿”目标。 所谓三个“1亿”,即到2020年,要解决约1亿进城常住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约1亿人口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约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化。在金融界网站看来,“三中全会”之后,各改革领域能如此快的拿出“时间表”和具体规划,这意味着中国二次改革红利的释放,要超出此前的预期,有利于中国经济完成“稳中有进”的战略任务。(严浩)

发改委推行峰谷电价挖掘能源潜力

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关于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的通知》已于近日出台,对相关规定进行了补充和完善。按照发改委要求,要在2017年底前完成全国95%以上存量居民合表用户改造,做到抄表到户。同时,全面推行居民用电峰谷电价,要求尚未出台居民用电峰谷电价的地区在2015年底前出台政策,由居民用户选择执行。金融界网站评论员认为,这不仅仅是对输电设备、智能电网等系列产业的利好,实质上也是能源产业的好消息,节约能源也是新能源的另一种展现形式。(严浩)

“J视点”简介

  “台风来了,猪都会飞”!由金融界网站出品的原创评论栏目“J视点”,奉行的宗旨便是“捕捉政策风向,呈现高端价值”,始终站在政策最前沿观风,聚焦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给证券市场带来的积极变化,并充分挖掘新闻背后的价值,在每个交易日9:00点带您领略财经资讯的另一面!相关意见或建议请邮件至:hao.yan@jrj.com.cn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