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元饮品19天破发 衡水首富和锅炉工最后的盛宴第 8 期

导语:次新股的黄金时代正在成为历史,一签暴富的神话或将一去不返,在价值投资生根发芽的年代,次新股正在脱去“华丽的外衣”,露出“骨感的本质”,一批次新股由此成为了千万投资者的“刺心股”。

养元饮品

金融界网站讯 万万没想到,被寄予厚望的最赚钱次新股养元饮品竟成了最熊“刺心股”,从天堂到地狱仅仅用了19天。

连创三项尴尬纪录

3月15日午后,“六个核桃”的母公司养元饮品“一路向南”,一波跳水快速跌破78.73元的发行价,这距离其登陆A股仅19个交易日,创下了自2015年11月IPO重启以来的最快破发纪录,此前最快的恒林股份用了55个交易日。

养元饮品还创下了最快开板纪录,上市第2天就匆匆开板,并且被巨量砸至跌停,新股“最少涨停”的尴尬纪录由此诞生。

1

上市首日,养元饮品的表现同样令人大跌眼镜,成交额高达1.2亿元,换手率2.47%,同样为IPO重启以来的新高。

说好的14万红包飞了

“捧得越高,摔得越惨”用在养元饮品身上再合适不过。

作为IPO重启以来的第二高价股,养元饮品以78.73元的高价登陆A股,发行市盈率为17.74倍。据申万宏源预计,行业市盈率为49.89倍。以此计算,如果养元饮品的市盈率达到行业平均值,股价将达到221.41元,如此单签中签收益将达到14.268万元,成为2018年以来最赚钱的新股。

养元饮品一时风头无两,成为媒体和股民心中的宠儿,不少中签的投资者憧憬怀抱14万元的“大红包”过年,没有中签的则后悔得跺脚。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干。残酷的走势给投资者当头一棒,养元饮品创下一连串尴尬纪录后,不但说好的14万没了,还陷入了亏损的境地,近期杀进去的投资者损失更为惨重。有中签者直言,像坐了过山车一般,如今梦碎了心也碎了。还有人担忧,养元饮品将成第二个中石油。

一位市场人士对金融界表示,养元饮品本身质地一般,也没有稀缺性可言,上市之前外界预期普遍过高。

突击分红45亿远超IPO募资额

其实养元饮品的上市之前就饱受争议,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前后历经6年长跑。

2011年养元饮品首次提交IPO申请,然而在上会前夕,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落实”,证监会发审委取消了审核。2012年养元饮品再次冲击IPO,但在2013年5月又主动撤销申请终止审查。2016年12月,养元饮品三战IPO,但随即被曝出六个核桃存在违约诉讼,申请被迫中止。2017年10月,养元饮品再次向A股发起冲击,期间又有波折,11月10日被暂缓表决,不过一个月后的12月12日,终于成功过会。

尽管已经成功拿到A股“船票”,但是养元饮品的诸多问题不得不提。争议最大的是上市动机,养元饮品现金流非常充裕,公司没有任何银行贷款。报告期末有银行存款10.7亿元,银行理财47.39亿元(2016年末甚至高达63.07亿),此外养元饮品还有10.28亿元长期股权投资、3.8亿元金融资产投资、3亿元贷款投资。

富得流油的养元饮品在上市前夕进行了大规模的突击分红,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养元饮品分别分红4.95亿元、6.19亿元、24.06亿元、9.90元,累计金额高达45.10亿元,而其上市募资金额不过32.66亿元。

养元饮品的核心产品“六个核桃”的功效问题也不断遭质疑,有媒体曾经进行检测,在营养成分方面,核桃露可能还不如牛奶豆浆。此外业内人士通过分析“六个核桃”配料表发现,其核桃的真实含量仅为1到2个。2015年“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广告语因涉嫌虚假宣传而频遭职业打假人和法学界人士质疑。不过养元饮品称,标识和广告说明的是公司产品具有补充营养的作用,并未明示或暗示其具有保健作用或预防、治疗疾病的作用,不属于对商品的性能、功能、用途、成分信息的描述。因此不存在对产品原料及其用量、产品作用的夸大或不实陈述。

两颗地雷引发机构出逃

金融界网站查阅养元饮品财报,其由盛转衰的拐点似乎已经出现,2016年营收出现下滑,2017年前三季度下滑幅度进一步扩大至10.20%,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17.68%。此外养元饮品的业绩预告显示,2017年净利润范围为22.16亿元至22.60亿元,同比下滑17.53%-19.14%。

营收和利润出现下滑,养元饮品的销售费用(广告费、开发费、促销费等)却持续攀升,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分别为8.57亿元、9.21亿元、10.73亿元和5.5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则为10.38%、10.11%、12.06%和15.13%。

此次养元饮品上市总计募资32.66亿元,其中的29亿用于营销网络建设及市场开发项目,电视广告和媒体营销费用占据18.95亿元。然而加大销售费用支出是否能挽救颓势,养元饮品自己心里也没底,直言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未来,产品种类单一或是养元饮品最致命的危险,数据显示,“六个核桃”几乎贡献了其所有的收入,一旦出现问题,影响可想而知。另外,养元饮品的主要市场一直在农村,中国城镇化进程所带来的冲击也不容忽视。目前,伊利、蒙牛等快消巨头纷纷进入核桃乳行业,养元饮品的竞争压力正在加剧。

金融界网站发现,代表价值投资方向的机构似乎不看好养元饮品,交易所公布的信息显示,一路下跌背后,机构持续出逃。

衡水首富和锅炉工的盛宴

养元饮品上市后刺痛了无数投资者的心,原始股东们却上演了一夜暴富的神话。

资料显示,养元饮品的前身为1997年成立的河北元源保健饮品有限公司,2005年12月通过国有产权转让,姚奎章等58人从河北衡水老白干集团取得所有权,转让价格为309.49万元。

金融界网站查阅招股说明书,当时姚奎章等人实际出资1000元到105万不等,既有总经理、副总经理、工会主席,也有车间工人、司炉工、司机。随后经过一系列增资扩股和转让,到上市前,养元饮品股本增至4.95亿股。

1

董事长姚奎章无疑最大的赢家,其直接和间接持股合计达27.41%,以养元饮品发行价78.73元计算,持股市值116亿元,较其仅千万的投入增值千倍。

福布斯2017年的榜单显示,52岁的姚奎章以25亿元的财富位列衡水市第二名,低于春风实业董事局主席曹宝华的33亿元。养元饮品成功登陆A股后,姚奎章无悬念将成为衡水首富,从老白干的员工变身首富董事长,姚奎章只用了12年。

一起实现转身的还有初始员工,像车间工人司炉工周建云、杜藏暖、王建华,当初千元入股,如今均变身千万富翁。

老白干不幸成为最尴尬的背景板,12年前亏本转让养元饮品,如今后者市值420多亿元,而老白干集团上市公司老白干酒市值为110亿元,仅为养元饮品的四分之一。

出品:巫云峰

作者:newer

UI设计:宋鹏 韩晓旭|网页制作:汪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