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重工重蹈华锐风电覆辙 危急关头3高管落井下石第 6 期

导语:次新股的黄金时代正在成为历史,一签暴富的神话或将一去不返,在价值投资生根发芽的年代,次新股正在脱去“华丽的外衣”,露出“骨感的本质”,一批次新股由此成为了千万投资者的“刺心股”。

天能重工

金融界网站讯 过去的1年,次新股集体陷入漫漫跌途,今天要讲的天能重工可谓非常“刺心”,业绩变脸、股价破发、高管组团减持等利空齐袭,大有重蹈“老前辈”华锐风电覆辙的苗头。

重蹈华锐风电覆辙 上市业绩就变脸

资料显示,天能重工位于青岛市,是国内风力发电机组塔架(塔筒)设备制造商和供应商,专业从事兆瓦级风机塔架及其相关产品的制造和销售,在塔筒制造行业排名前列,产品遍及四川、新疆等20个省份,并出口美国、意大利等国。

2016年11月25日,天能重工登陆A股市场,发行价为41.57元,上市初10个涨停后最高曾冲至145元,随后便开启漫长的下跌之旅,并于去年12月惨淡破发,至今较高点跌幅近75%,成交亦不活跃。

股价一路下跌,业绩变脸如期而至。天能重工2017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0.70亿元,同比减少54.06%;实现营业总收入4.73亿元,同比减少37.83%。至于2017年全年的业绩,天能重工预计净利润8567.27万至9766.68万,同比变动-50.00%至-43.00%,电气设备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8.84%。

对于业绩突然变脸,天能称主要原因是西北地区、东北地区受弃风限电的影响,云南地区受山林保护等政策的影响,风塔建设项目大幅减少,同时部分项目甲方延迟交货时间以及运输环境较差。

政策方面的影响确实存在,但是相较于其招股书中同业公司的财报来看,天能重工就显得异常刺眼。

天能重工在招股书中将天顺风能、泰胜风能、大金重工列为同业公司,大金重工业务较多发电机组塔架只占部分,故将其剔除。对比余下公司同季财报可以发现,只有天能重工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出现“滑铁卢”,同时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最大,存货相较于中报的涨幅也最大,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1

公开信息显示,在2013-2015年间天能重工的前5大客户销售额占营收比例一直在30-40%之间,而在2016年年末该比例飙升至77.69%,对于制造行业来说如果订单过于集中会增加公司业务的不稳定性。

1

同样是风电企业,同样上市后业绩随即变脸,同样股价一路下跌破发,天能重工似乎正在陷入“老前辈”华锐风电的窘境。

IPO时饱受质疑 经营问题避而不谈

天能重工上市后业绩急转弯,上市前却非常靓丽。2013年至2015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917.11万元、7358.70万元、17261.04万元,增长速度达87.86%和134.57%,2016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955.81,同样颇为出色。

对于制造行业,产品的成本由固定成本与变动成本构成,公司的产量越高,单件产品分摊的固定成本越低,其核算的利润就会越高,故有些公司会在短期内采取这种方法虚增利润。但如果多增加的产量并没有被销售出去,存货大量增加;若采取赊销或者虚假销售行为,公司的应收账款还会大幅增加。

曾有媒体质疑,天能重工就是利用这种原理虚增了公司的盈利水平。从财报看,2015年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34.57%,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95%,然而公司唯一的产品风机塔架,在2014年销售803台,2015年销量出现下滑销售794台,如何在销量下跌的情况下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增加让人不解,尤其是净利润增长如此之多。

数据显示,天能重工在2015年销量下降的情况下,产量却大幅提升,其2015年产量为1011台,比2014年的861台高出14.84%。对此,公司曾对媒体答复,“2014年度及2015年度,公司产能利用率分别达到116.40%、132.88%,主要受下游客户投资加快的影响,公司生产安排较为紧凑,产能利用率大幅提升。”但对于为何出现产量上升、销量下滑的现象,公司却避而不谈。

与公司的增产不增销相对应,天能重工2015年的应收账款及存货出现大幅增加。招股书显示,2015年底,公司的应收账款为3.65亿元,比2014年底的2.65亿元多出1亿元,为至今历年最高;而公司2015年底的存货为4.81亿元,比2014年底的4.49亿元多出0.32亿元,为至今历年最高。

同时天能重工的毛利率在上市前也明显高于同业,无论2016年的年报还是最新的去年三季报,其毛利率都与同行业相当,然而在上市前的2014、2015年,其毛利率均比同业高出4.5%-5%。

1

高管落井下石 破发时刻组团减持

让天能重工无数股民失望的是,在公司股价破发的危急关头,高管层不但没有采取救市的措施,反而在限售解禁之后急匆匆抱团宣布减持,彻底将股价打入了深渊。

去年12月6日天能重工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但是当天公司公告,副董事长张世启、副总经理宋德海、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董秘刘萍,集体宣布拟减持约占总股本2%的股票。资料显示此后12月11日天能重工出现过一笔大宗交易减持,成交价仅为19.47元,共减持180万股,成交额达3504.60万元,减持者身份大概率为三人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天能重工股价暴跌,投资者血本无归,上述高管却依旧赚得盆满钵满。

以副董事长张世启为例,其作为发起人出资50万元成立公司,上市后持有15%股份共计1250万股,之后在2017年6月7日每10股送8股,1250万股变为2250万股,最终的持股成本为50万元持有2250万股,每股成本仅为0.022元,已经暴赚数百倍。

众所周知,高管持原始股的成本往往极低,即便破发依旧一本万利,而广大投资者只能无奈地在道德上进行谴责。

出品人:巫云峰

作者:可达

UI设计:宋鹏 韩晓旭|网页制作:汪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