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严控天然气出口 中国企业嗅商机

1评论 2017-05-11 13:38:37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没时间盯盘怎么办?

  图片来源:Australian Industry Dptm

  核心提示:澳政府预测,2016-2022年间,中国的天然气消费量将增长65%,达到 3300亿立方米。“中国将成为驱动LNG需求增长的单一最大贡献者”。这个庞大的新兴市场,再加上东海岸的所谓气荒,澳洲天然气行业对于战略投资者的吸引力变得无以复加。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5月11日讯 过去两年,对日本和韩国等国的出口使澳大利亚批发天然气现货价格上升了两倍,对这种情况的担忧日益加剧。有鉴于此,澳大利亚政府4月27日宣布将出台天然气出口限制政策,保护国内天然气供应,以达到优先满足国内市场天然气需求的目的。

  

  天然气价格“倒悬”

  澳政府将严控天然气出口

  澳总理特恩布尔表示,要将澳大利亚国内需求、澳大利亚商业、澳大利亚工作和澳大利亚家庭的利益放在首位。这是保护国家利益需要采取的基本行动。

  在特恩布尔看来,澳洲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液态天然气出口国,然而国内供应短缺,澳大利亚企业、家庭和工业的天然气需求得不到满足,这不能接受也不可理解,这显得“荒谬”。

  澳资源部长MATt CAnavan用类比来说明天然气的无可替代:超市供应的鸡肉短缺,可换之以牛肉;但澳洲工业所需的天然气短缺,其他资源就无法取代。天然气对澳洲工业来说就像面包和牛奶,它的发展需要充足的、价格不算昂贵的天然气。

  澳工业部最新一期的资源与能源季报中指出,2015-16财年澳洲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增长近50%,且随着更多产能上线,未来三年预计会翻番。受价格上涨支撑,到2017-18年LNG会顶替冶金煤成为第二大出口项。而与此同时,如果不加控制,澳洲国内天然气价格也将大幅上扬。

  【点击放大】

  目前情况恰恰相反,市场不平衡显而易见。若供应充足,市场平衡,天然气批发价和出口价就不应差距悬殊,国内批发价也没有理由过高。

  为此,政府推出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该机制授权政府在国内市场天然气供应不足时对相关企业实施出口管制,确保国内市场的潜在需求得到优先满足。故意减少国内供应的液态天然气出口企业,将会被勒令限制出口。“澳洲政府仍然会鼓励液态天然气出口,但绝不以牺牲澳洲整体利益为代价。”

  调节价格差

  平衡居民与工业用户利益

  特恩布尔指出,供应国内的天然气短缺,造成天然气的国内价格显著高于出口价格。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他指出,对国内市场天然气供应量不足的预期,导致天然气批发客户和工业客户(如Incitec)不得不支付20多澳元/焦耳的价格购买天然气,而这显然高于出口价格。国内天然气批发价要与出口价基本持平,应不高于10澳元/焦耳。

  他补充说,这并不等于说政策变动后国内使用天然气的价格就将减半,因为天然气公司还要支付建立和维护整个管道分销网络的成本及其他各项成本。

  保障国内供应充足,势必会对天然气零售价格形成下降压力。有记者问到是否希望此举拉低天然气价格,特恩布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还指出,此举对大批购买天然气的工业用户影响最大。

  澳洲工业部长Arthur Sinodinos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短期内天然气供应若充足起来,国内的天然气价格将承压,澳洲各行各业都会可用到相对便宜的天然气。同时,天然气出口企业也得理解,他们有责任去协助国内产业发展。没有国内产业,那就这些企业根本不会有动力去开发出口资源。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

  政府并未要求天然气出口企业对此政策做出明确回应,它们因此有了很大余地去寻找解决方案,如在现货市场上做天然气掉期交易或者调整投资组合等。

  该项规定将于2017年7月1日开始执行,在此之前政府将充分与天然气产业中的大型企业磋商。

  国内市场呈现商机

  海外投资巨头未雨绸缪

  消息既出,在行业内立时掀起轩然大波,澳洲大型天然气出口企业纷纷做出反馈。对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相关企业反应不一。在液化天然气出口上获取巨额利润的公司有着明显的愤懑,相比之下,另外一些企业却看到了机会。

  本周,中石油与皇家壳牌在澳洲的合资公司Arrow Energy(ASX:AOE)宣告将启动工程与设计研究,将昆州的Tipton煤层气田的产能提高一倍,此举有望加大澳国内供应,缓解澳大利亚东海岸能源危机。

  公司总裁Qian Mingyang说,项目涉及升级现有设施,目标是将产能提高到80 TJ/天。“该项目将促进Arrow资源基础进一步开发,增加市场中的天然气供应”。业内猜测这项投资成本或在5亿澳元,而埃克森美孚上周末也示意在巴斯海峡展开新投资。

  有媒体分析称,Tipton扩产计划将依赖于是否能够获得临近的天然气出口企业支持,他们控制着关键的基础设施。Tipton项目周围的天然气公司包括壳牌持有的 QGC及Origin和康菲澳洲合资的APLNG,都是澳洲目前主要的天然气出口企业。

  Qian表示,将公司大量天然气存储推向东海岸市场有重要意义。“我们期待能够达成协议,在今年晚些时候将我们持有的大部分天然气送入市场”。

  Santos期待国内供应侧变革

  中资股东战略增持受欢迎

  桑托斯Santos(ASX:STO)对政府提出的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作出回应,其表示,作为一家澳洲企业,Santos一贯支持以合理价格来促进国内产业发展。Santos将为国内市场提供更多天然气,并承诺数量超过液态天然气出口销售量。它还表示将与政府和合资公司紧密合作,并确保为股东赢取最大的利益。

  当然,股东中定然要包括近来两位相当高调的中国投资方——弘毅投资与新奥集团。两家中国企业最近大举溢价买入持股,于上周将在STO的股权提高到了15.1%。

  作为澳洲领先能源集团的桑托斯处于困境当中,受此前原油价格崩塌——由2014年底的100美元每桶中到2016年初的30美元——影响,业绩大滑坡。两家中国大股东对桑托斯发展方向存有异议;自2016年底弘毅投资持续买入公司股票,当时新奥集团曾发函寻求取得董事会席位。

  上周,Santos董事会主席 Peter Coates在年会上表示,董事会很乐意向中国股东给出董事会席位,并称他们对公司“并无任何恶意”。

  Santos在巴布几内亚、达尔文与格莱斯通有液化天然气项目,其GLNG项目是全澳三大已投产液化天然气项目之一。经过近几年的卧薪尝胆,公司已构建起低成本结构,平均保本价降到了每桶34美元。在油价上浮的今天,前景可谓光明。去年底公司从市场筹集到了12.4亿澳元,未来发展资金获保障。

  Peter Coates谈到东海岸气荒时表示,澳大利亚并不缺少天然气,而是需要政府支持企业对储藏的有序开发,增加供应,以满足东海岸市场需求。

  他强调,出口订单是支撑现有LNG项目存活的支柱,完全制止出口并不现实。企业和政府需要做的是协商解决问题,寻找补救办法。

  Santos对于中国股东态度的转变,以及弘毅和新奥集团对其加大注资似乎昭示着澳洲能源领域新一轮投资热潮的开启。根据澳外资委最新披露数据,2015-16年度,澳大业制造/电力/天然气领域合计吸引100亿澳元的外国投资,仅次于房地产。

  【点击放大】

  澳政府预测,中国天然气消费预计会有巨大增长,2016-2022年间,中国将占到全球天然气新增需求的三分之一,消费量将增长65%,达到 3300亿立方米。“中国将成为驱动LNG需求增长的单一最大贡献者”,澳工业部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路库利如是说。

  这个庞大的新兴市场,再加上东海岸的所谓气荒,澳洲天然气行业对于战略投资者的吸引力变得无以复加。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未经许可授权,禁止第三方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巨力索具11.699.97%95856.24
中材节能18.496.02%58076.63
盾安环境13.1610.03%52049.60
长青集团13.638.09%50027.24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中兴通讯买入19.3823.76
    张裕A买入33.8643.50
    黄山旅游买入17.77--
    上汽集团买入29.62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