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丰原华源双雄夺江山

2004年03月19日 10:05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今年春节期间,孙灯保给丁公才送去一箱巧克力,愿他新年生活甜蜜。丁公才发了一张电子贺卡给孙灯保,祝他新春愉快。这一幕,渗透了十足的人间温情。

    孙灯保是安徽十强企业之一的丰原集团副总经理,丁公才是直属于国资委的华源集团总裁助理、华源制药(600656)董事长。收到对方的礼物后,两人却高兴不起来,惆怅和苦恼有增无减。私下里,他们都把对方看作朋友;商场上,却是不折不扣的死对头。

    一年半时间以来,丁公才和孙灯保各为其主,为争夺江苏江山制药有限公司的控制权“不打不相识”。丰原集团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入主江山制药志在必得;对江山制药这座产生巨大利润的“金山”,一向以并购高手著称的华源岂肯轻易放手?

    围绕着江山制药的控制权,一场旷日持久的商战大戏在铿锵上演,其激烈、精彩程度和富具戏剧性为近年来资本市场所罕见。从明争暗斗、股东矛盾不断激化,到一个个家丑接连曝光,你说我财务造假,我指你虚假出资,内幕似乎一重又一重。然而,孰是孰非,至今监管部门仍无说法。

    丁公才说,“江山争夺战”可以作为一个典型的公司控制权争夺案例,收入中国MBA教程。孙灯保称,这是中国经济仲裁史上第一例要求对方履行承诺而不诉求经济赔偿的案例,必将写进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史。

    “江山”如此多娇

    江山制药位于江苏靖江,是我国最大的维生素C生产商之一,产量位居世界前列。2000年7月,华源集团整体收购江山制药的控股股东靖江葡萄糖厂,将其更名为“江苏华源药业”后置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华源制药,华源制药间接持有江山制药42%的股权。从2000年10月开始,作为间接第一大股东的华源制药合并江山制药的财务报表。

    江山制药的第二、第三大股东分别是“江苏海外”下属的RESISTORTECHNOLOGYLIMITED公司(简称“RT”)和中粮集团下属的EXPERTASSETSLIMITED公司(简称“EA”)。这两家在海外注册的公司分别持有江山制药23.78%和28.6%的股权,另有其他两家内资公司持有少量股权。

    近两年来,维生素C的国际市场价格一路上涨,曾从每公斤3美元涨到10美元,江山制药产销两旺,成为华源制药的核心资产和主要利润贡献者。2002年,华源制药实现净利润2026万元,江山制药的净利润为3363万元,按权益法核算江山制药为华源制药贡献了净利1294万元,贡献率达64%。

    来自江山制药的最新数据显示,2003年公司主导产品维生素C产量超过1.56万吨,比上年净增2000吨。江山制药2003年销售收入7.5亿元、利润总额2.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7%和425%,创下了该公司历史最高增幅,并跻身“全国医药销售收入50强”,其利润总额居全国医药行业第6位。此外,江山制药已连续几年位列“全国500家最大规模外商投资企业”行列。

    “江山”如此多娇,自然会引来众多英雄“竞折腰”。其中,国际医药巨头罗氏公司耗费了一年半时间苦苦追求。2000年底,罗氏公司开始与江山制药接触,商谈收购事宜,罗氏公司提出的条件之一是拥有60%以上的股权。EA和RT非常愿意出售所持有的股权,但刚入主不久的华源不肯轻易放弃控制权,所以对此坚决反对。

    此外,2002年6月,罗氏公司收到德国政府反垄断局的非正式文件。文件认为罗氏公司若与江山制药合资将导致它在某一地区的市场份额超过45%,涉嫌垄断,要求罗氏公司撤回与江山制药的合作申请,罗氏公司因此被迫了断合作的念头。

    还没等华源从罗氏强力收购的阴影里回过神来,“中国柠檬酸之王”——安徽丰原集团便发起了闪电式收购,通过海外整体收购EA和RT,间接获得了江山制药52%的股权,兵不血刃地实现了坐拥“江山”的梦想。

    丰原奇袭“江山”

    丰原集团总部位于被誉为“淮上明珠”的安徽蚌埠。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当家人李荣杰的带领下,丰原集团除了做大以粮食深加工为主的生化产业外,通过收购兼并迅猛地向医药行业挺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目前丰原集团拥有丰原生化(000930)和丰原药业(000153)两家上市公司。而四十岁出头的李荣杰却不满足当一方诸侯,一心要把丰原集团打造成为一个集生化、食品、医药为一体的世界级企业。

    在蚌埠提起丰原,当地人会说:“半个蚌埠城都能闻到柠檬酸的味道。”在他们眼里,占地十几平方公里的丰原工业园更像个城中城。

    孙灯保宽大的办公室就在丰原工业园里,屋里淡淡的柠檬酸味挥之不去。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两个小时里,言谈中同样挥之不去的,还有孙灯保两种迥异的情绪:一举吞并江山制药的豪情,以及迟迟不能控制江山制药的嗟怨。

    “我们盯上江山纯属偶然,能够成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时至今日,孙灯保仍难以掩饰巧取江山制药的得意。不过,他强调堡垒实际上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江苏华源与其他股东不合,使我们有机可乘。”

    原来,当年华源并购江山制药也是秘密进行的,并没有知会江山制药的其他股东,这令EA和RT非常不满,华源和其他股东的关系一开始就不那么和谐。而在出让股权给国际制药巨头罗氏公司问题上的分歧,进一步加重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华源与另外两大股东之间的关系已是貌合神离。

    罗氏公司的退出并未打消EA和RT转让江山制药股权的决心。后来,华源曾提出收购他们的股权,但EA和RT并不上心。据江山制药有关人士透露,华源1亿元的出价吸引力不大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主要的还是EA和RT对华源的种种作为不满,“不买华源的账”。

    江山制药在维C行业地位突出,股权相对分散,没有绝对控股方,股东不合,这些机缘巧合客观上给觊觎者以千载难逢的良机。2002年10月,丰原集团委托香港中联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斥资1.8亿元整体收购了RT和EA,这等于取得了江山制药过半数的股权。

    与收购过程的水到渠成相比,丰原收购前的谋划可谓煞费苦心,其中2002年8月的成都会议是关键一步。当时,江山制药的股东在四川成都召开了三届九次董事会,通过了修改董事会章程和合营合同的议案。

    原章程第16条规定:“任何一方转让其出资额,不论全部或部分,都需经其他合资方同意,一方转让时,其他合资方有优先购买权。”这次会议同意修改为:“五方股东任何一方向股东以外的其他各方转让其全部或部分股权时,须经另四方同意;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转让的股权,如果不购买该转让的股权,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五方股东之间以不低于合营公司净资产转让全部或部分股权时,其他各方股东相互放弃购买权,并配合完成有关转让手续。”

    如此精巧而露骨的针对股权变动条款的大幅修改,一看便知这是在为股权变动铺路。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江苏华源居然同意了这样的修改。有一种说法认为,在合并江山制药财务报表的问题上,华源制药有“把柄”被其它股东抓住了,于是它只好妥协。这里所说的并表问题也就是后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华源制药涉嫌财务造假事件。

    江山制药股东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所谓的财务丑闻不过是后来丰原逼华源就范的一种手段,实际上华源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位人士说:“华源本以为这样修改后,可以在其他股东转让股权时实施半路截杀。但华源万万没料到丰原会绕过直接购股这道关,曲线运作整体买下EA和RT,从而间接控股江山制药。”

    他进一步透露,丰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做法完全是当年华源入主江山制药的翻版。1997年,华源正是通过秘密收购靖江葡萄糖厂从而间接控股江山制药的,为此还埋下了它与其他股东不和的祸根。

    大意失“江山”的华源制药倍感压力,因为华源集团曾设想要联合国内其他维生素C生产厂家,组建一个可以与罗氏、巴斯夫等巨头相抗衡的联合体。“江山”若失,在国内维生素C产业中,华源便失去了话语权。

    华源死守“江山”

    与丰原副总经理孙灯保亲自冲锋陷阵不同,华源制药董事长丁公才在有关江山制药的事情上从来没在公开场合表态。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位曾获过珠海市政府百万元奖励的医药专家反复强调,不愿意把“江山之争”看作是丰原与华源两大集团的较量。

    “丰原花了将近2个亿的成本,而我们的配股无限期推迟,现在看来,最大的赢家反而是出让股权给丰原的EA和RT。”谈到争夺江山制药的现状时,丁公才摇头苦笑。

    丰原联合EA和RT指责华源制药财务造假,曾惊动了上证所和证监会,这给华源制药乃至整个华源集团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华源对丰原横刀夺爱的旧恨未消,又添财务造假指摘的新仇,面对丰原的步步紧逼,华源奋起抵制,令丰原拥有“江山”之名,却无法行使控制“江山”之实。

    丁公才说:“没有华源的配合,丰原花1.8亿元买了门票,还是进不了江山的大门。”

    虽然丰原通过收购EA和RT间接成为了江山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但EA或RT并不是单一的第一大股东,这将影响到丰原对江山制药及其董事会的实质性控制。若想取得单一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方法之一是让EA收购RT,从而使二者所持有的江山制药的股权得以合并。

    2003年4月,丰原在境外顺利办妥了EA并购RT的手续,但根据中外合资企业股权变更的有关规定,EA、RT所持有的江山制药股权的合并,必须经过江山制药董事会的一致通过,然后报商务部审批。恰恰在这一点上,江苏华源拥有关键的一票否决权。很自然地,江苏华源对此不愿配合,董事会也是一拖再拖。可以说,江苏华源卡住了丰原入主江山制药的最后一道关口。

    丰原也找到了华源制药的软肋,那就是后者要申请配股。2003年4月起,丰原联合其他股东投下“华源制药财务造假”的重磅炸弹,指责华源2001年、2002年未经江山制药董事会同意就合并后者的财务报表,涉嫌财务造假。果然,华源制药的配股计划泡了汤。

    “我掐住了丁公才的脖子,他只不过抓住了我的脚脖子。”孙灯保如此比喻自己在博弈中的优势,他强调丰原有充分证据可以证明华源制药非法合并江山制药的报表。当记者要求看一下证据时,孙说时机还不到,如果打官司会在法庭上出示。

    在并表事件上,江苏华源董事长赵聿秋和华源制药董事长丁公才反驳说,华源对江山制药的经营和财务拥有控制权,合并报表合理合规。

    有证券分析师认为,是否可以对江山制药并表,只是一个会计处理上的分歧,给华源制药扣上“造假”的帽子,似乎有些牵强。

    2003年9月,EA和RT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江苏华源召开董事会,按照“成都会议”修改后的章程履行承诺,同意EA与RT的合并。据悉,这是我国经济仲裁史上第一例要求对方履行承诺而不诉求经济赔偿的案例。

    2004年2月初,长期处于守势的华源突然打破僵局,发动反击。江苏华源董事长赵聿秋公开了EA公司曾在1997年虚假出资的重大隐情。

    赵聿秋介绍说,1995年EA公司出资1000万美元获得江山制药12.6%的股权。1997年5月,江山制药的四家股东签署了《股份重组协议》,江苏华源的前身——靖江葡萄糖厂所占股份比例由重组前的53.93%减至44.05%,其他两个股东也减持一定的股权,这些总计16%的股权全部由EA公司增持,其所持江山制药的股权比例升至28.6%。按规定,EA必须在同年6月底前出资427万美元补充江山制药的注册资本,另外还要注入254.5万美元作为资本公积金。

    控股地位朝不保夕的江苏华源在清理历史旧账时,却意外地发现,当年EA并没有履行相应的出资义务,而是将合营公司全体股东共同拥有的资本公积金中的417万美元用来验资,且没有向江苏华源支付相应的股权转让款。

    江苏华源的法律顾问段爱群律师称,资本公积金属于全体股东所有,未经合法程序进行分配,任何一方股东不得占有或支配。EA的做法显然不合法,可以认定它没有出资到位,因而不能享有相应的江山制药的股权。

    “此外,当年股权在股东之间的转让,属于向外资出让国有资产,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必须经国有资产评估机构的评估并经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确认。”段爱群律师指出,1997年江山制药股权变更时,并没有履行法定的审批和确认程序,因此EA在江山制药的股权比例不应该是现在的28.6%,而是最初的12.6%;同样道理,江苏华源的持股比例应恢复到原始的51.93%而非当前的42.05%。据悉,江苏华源已将这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发现上报有关部门。

    如果上述情况被查实,将意味着华源对江山制药拥有绝对控股权,机关算尽的丰原集团经一番折腾,却只能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于历史我们没有发言权,这个事情真假与我们无关,即使存在问题也应由EA原来的控股股东中粮集团负责。”面对华源最有力的回击,已身兼EA董事长的孙灯保显得淡然而镇定,“退一步讲,我们没有要把江山装进上市公司的需要,控不控股区别不大。”

    不过孙灯保强调,他查了当年的法律文件,股权转让中如何出资都有协议,也有江苏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文件。

    “华源一方面对外宣称自己对江山应该拥有50%以上的股权,另一方面在前不久公布的2003年报中却继续承认所占股权为42%。”孙灯保不无嘲讽地说:“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有本事就拿出过硬的证据来。”

    爱“江山”更爱面子?

    “他们两家爱‘江山’,我看更爱面子。”江苏靖江市政府一位官员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江山争夺战”曾惊动了江苏靖江市政府。去年,地方政府撮合丰原和华源谈判,因双方在关键问题上不肯让步,会谈不欢而散。

    上述官员的言下之意,是指丰原和华源在对待江山制药问题上,不仅是纯粹的商业利益之争,维护自尊的意气之争的成分也越来越浓。

    采访中,记者也明显感到,无论是丰原还是华源,都意识到矛盾并非不可调解,只要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协商完全可以找到一个利益平衡点。但谁也不愿主动先退一步,似乎都在等待对方先提出和谈的请求。

    “华源自视为中央企业,看不起我们地方企业。”丰原派驻江山制药的一位董事,对华源在处理江山制药问题上的态度非常不满。“他们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对我们老总爱搭不理。”

    根据丰原有关人士的说法,目前华源的高层有好几位都与安徽有着很深的渊源,有的还是从蚌埠政府部门出去的,本来丰原以为跟老乡能够顺利合作,结果事与愿违。

    而在华源一方看来,丰原的秘密收购是典型的恶意收购,给华源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丁公才说,丰原秘密收购江山制药确实棋高一招,但丰原过于心急和鲁莽,在突然打破江山制药原来的利益格局后,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指责对方财务造假,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这样的做法违背了平等互利的商业合作法则。

    丁公才承认,现在华源和丰源都不是胜者,现在是一个“双败”的局面,大家死要面子活受罪。丰原高层曾私下表示,如果当初知道华源态度如此强硬,根本不会打江山制药的主意。

    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在其名作《竞争战略》中告诫商业人士,只要有可能应尽量避免去触碰竞争对手的痛点(hotbutton)。所谓“痛点”,是指竞争对手在受到威胁时将做出超常反应的领域。在丰原、华源争夺江山制药的商战中,却可看到双方都在攻击对方的痛点,并不在乎这可能迫使对方不计代价地进行报复。

    古谚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丰原和华源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协商解决争端,其理由并非不存在。档案:纷争的主要回合

    2002年8月江山制药的股东在成都召开会议,修改公司合同和董事会章程,增加了“五方股东之间以不低于合营公司净资产转让全部或部分股权时,其他各方股东相互放弃购买权,并配合完成有关转让手续”的内容。

    2002年9月丰原集团在香港秘密收购EA和RT,成为了江山制药潜在的第一大股东。

    2002年10月江苏华源向有关部门提交《关于江山制药外资股东欺诈行为的报告》,认为EA、RT在出让股权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

    2002年11月江苏华源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上海分会提起仲裁,要求裁决撤销“成都会议”修改公司合同、章程的决议。

    2002年12月EA、RT等四家股东联合声明,华源制药在2001年年报中非法合并江山制药的财务报表。

    2002年12月江山制药的四家股东向有关部门提出《关于对江苏华源恶意阻挠江山制药合同、章程修改文件正常报批的有关情况的澄清和请求》的报告。

    2002年12月江苏华源主动提出撤销仲裁。

    2003年4月商务部做出批复,同意2002年8月20日江山制药股东修改的公司合同、章程协议。同月,EA在香港完成收购RT的股权过户手续。

    2003年4月华源制药股东大会通过每10股配3股的决议。

    2003年4-5月丰原集团副总经理孙灯保提议尽快召开江山制药董事会会议,更换董事长。

    2003年5月华源制药董事长丁公才赴蚌埠协商争端,表示在丰原同意华源2003年继续合并江山制药报表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谈,但遭到丰原方面的拒绝。

    2003年6月华源制药刊登澄清公告称,江苏华源对江山制药行使财务和经营决策的控制权,合并江山制药的财务报表合法。

    2003年9月EA和RT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2003年12月EA、RT委托律师发表声明指出,华源制药自2001年起在年报中合并江山制药财务报表的作法违法。

    2004年2月江苏华源对外宣称,经过内查发现EA1997年对江山制药增持股份时没有实际出资到位,江苏华源在江山制药所占的股权比例应为51.93%而不是42.05%。

    2004年2月华源制药公布2003年报,继续合并江山制药财务报表。(黄俊峰)

    对话:激辩“江山”

    华源集团总裁助理、华源制药董事长丁公才

    丰原集团副总经理孙灯保

    记者黄俊峰

    记者:围绕江山制药控制权展开的争夺,对你们造成了哪些影响?

    丁公才:华源制药的前身是浙江凤凰,华源接手以后,把这个问题不少的老上市公司改造成为有核心竞争力的医药公司,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水平,公司治理也进一步规范。

    对方知道我们2003年打算配股,为了让我们放弃江山制药,放出风来说我们合并江山制药的报表不合法,这让配股工作陷入停顿,对公司今后的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

    孙灯保:我们花了1.8亿元现金,握有江山制药半数以上的股权,却把握不了主导权。江山制药和丰原在产业链上有相关性,丰原有能力把江山制药的成本控制做得更好,但丰原还没有拿到控制权,对这个公司发展的很多想法不能实施。

    记者:通常股东之间闹矛盾,深受其害的往往是公司,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丁公才:值得庆幸的是,江山制药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管理层,目前该公司在经理班子的经营下,生产销售一切正常,没有受到股东矛盾的影响。江山制药今年将进一步增加产能,新的生产线上半年将投入使用,预计今年全年产量将达到2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其他维C生产厂家也都纷纷增加产量。随着产量的大幅增加,维C的价格是否能够维持在去年的高位水平,值得关注。从国内维C行业的发展情况来看,江山制药的规模并不占优势,以后面临的竞争压力非常大。

    孙灯保:我们掌控江山制药之后,不会变动现在的经营管理班子,因为他们都是维C行业的专家。我们是真正搞实业的,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是想把江山制药的主业进一步做大。可现在华源不退,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也不能推行,这对江山制药今后的发展当然不利。

    记者:在江山制药控制权问题上双方僵持不下,怎么估计今后事态的发展?

    孙灯保:我们收购EA、RT的手续合法,已经是江山制药实际上的第一大股东,这是事实。现在华源是在赌气,觉得吃了亏,丢了面子,就和我们纠缠。我们已经提出了仲裁,要求华源履行承诺,配合我们进入江山制药。只要华源在这一点上满足我们的要求,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谈,否则只能等待司法来解决。

    丁公才:只要EA和RT的股权不合在一起,江苏华源仍是江山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仍然对江山制药有控制权。这样拖着,我们不着急,我们的行为也是在游戏规则内。如果对方想坐下来谈,我当然欢迎,不过前提是要承认我们的并表没有问题。

    记者:集团高层对江山制药股权之争持什么态度?

    丁公才:丰原现在认为是在跟整个华源集团争,实际上远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只是跟我丁公才和华源制药在争。与华源并购上药集团这样的大手笔相比,江山制药又算得上什么?在江山制药的问题上,我们老总委托我全权处理。

    孙灯保:我的态度就是老总李荣杰的态度,李总那么忙,还有很多大事要办。

    记者:争端久拖不决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有没有和谈的想法?

    丁公才:说到底大家是利益之争,一直这样斗下去,对谁都不利。我们希望通过协商来解决问题,不过和谈的前提应该是相互体谅,互惠互利。

    孙灯保:我们主动找华源谈过,他们不配合。现在要谈,应该华源主动,只要他们愿意,我随时欢迎丁公才到蚌埠作客。

    记者:江山制药控制权之争留下了哪些经验和教训?

    孙灯保:应该承认,一开始我们对华源估计不足,没想到他们那么在意江山制药。这样的事对资本市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这样的竞争案例出现应该是个好事情。

    丁公才: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丰原的秘密行动干得很漂亮。不过,不管做什么事,如果你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那么你就一定会遭到反抗,付出一定的代价,商业竞争更是这样。只有大家各取所需,达到一个都能接受的利益平衡点才行。(中国证券报)

进入行情中心概念板块行情

领涨概念涨跌幅涨跌家数最大贡献股涨跌幅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领跌概念涨跌幅涨跌家数最大贡献股涨跌幅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进入行情中心资金流向

流入板块涨跌幅流入资金最大贡献涨跌幅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流出板块涨跌幅流出资金最大贡献涨跌幅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金融板块12.3%12/55中国银行23.65%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进入行情中心选股工具

资金查询:

行情报价

板块及时表现:

即时大单盘中异动个股流入龙虎榜单领涨行业